風流的小田甜第1一5章   人妻小說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11-19 09:50 編輯
?第一章。小田甜和陶肖文
? ?? ?? ?? ?? ?? ?? ?? ?? ?? ? 第一節
桃花溝村的陶小雨娶了個風騷漂亮的媳婦。名字叫做田甜。
田甜和陶小雨的婚宴上。喜酒敬罷,將二人熱熱鬧鬧的送進了洞房,不免會
有一場男女交媾的大戰。從此桃花溝上又多出一個甜美迷人,又才氣十足,刁靈
古怪的小娘們。—個嬌艷貌美。又柔情似水的小田甜。
陶肖文做夢也沒有想到,就是這個貌美如花。嬌小玲瓏。叫田甜的新媳婦小
美人,竟然就在新婚后的第五天會登上他的家門,搞得他是措手不及:「小……
小田姑娘,他新嫂子。你有事嗎?」看著嬌艷動人的小田甜嬌笑著走了進來。陶
孝文不覺心中撲通撲通直跳。這個新媳婦長的可真是既甜美又可愛。一雙眉眼,
時時神采飛揚,露出嬌媚誘人模樣。甜甜的小臉蛋,一笑就露出兩個甜甜的小酒
窩,可以說是桃花溝第一美人。的確是個人見人愛的小美人。
「你別這樣叫我。什么他新嫂子,多別扭啊,就喊我田甜好啦,我也不喊你
什么叔叔嘗,叔叔短的,就叫你肖文哥好么,嘻嘻。我姓田,你姓陶,咱們八輩
子也挨不上邊兒,我可不想一下子冒出這么多叔叔大爺來,比螞蟻還多,可惜沒
有一個是正宗産品,嘿嘿,我說的不錯吧!」田甜嬌媚的小嘴說出話來更是有味,
壓根沒有把桃花溝的男人們當作個人看。
「你這孩子,說話怎么沒有個套數!」陶肖文看著一臉嬌羞。又俏皮可愛的
小田甜。無可奈何地搖搖頭,但是心裏卻想,自己也不過才三十歲。讓一個二十
歲的小女人喊自己叫叔叔,聽著也是不太舒服,喊句大哥還差不多。
「是誰沒有了套數?我看你才沒有套數呢。我今天上門就是專門找你后帳的。」
田甜溫柔地一笑,搬張椅子在陶肖文對面坐下,那一步裙下,露出一雙白嫩的小
腿。如同白蓮藕一樣在晃來晃去。是那么的誘人。也不知道著裙底下是什么景象。
讓陶孝文的心裏有些發慌。很想揭開裙子看看裏面的風光。
陶肖文被田甜晃得一片迷茫,一臉不解地問:「田甜,我什么時候沒有了套
數?你的話我怎么聽不明白呢?是我什么時候得罪了你呀。來找我的后賬。」
「陶肖文,你別以爲自己文采過人,文人風騷,就了不起了,其實你那天出
的上聯,我早已聽懂你的天外天,話中話,情外情,花兒開,水在流,真情純如
冰,卻無一人聽懂天外之聲的真正地話外之音,難道還要我說明白嗎?說出來可
就顯不出來你文人的風采了。」田甜說的沒有套數,原來就是指得是那副對聯。
陶肖文啞然一笑,搖搖頭說:「我這句上聯可真是沒有別的意思,只不過是
隨口而出的。請你別往心裏去。」
「哼!」田甜冷笑一聲:「我能不往心裏去嗎。我說大詩人,你別嘴上說沒
有別的意思,其實你的對聯裏卻是別有用心,就是想勾引別人。想勾引我這個新
媳婦和你發生點什么事情。你說是不是呀。田甜一臉壞笑的看著陶孝文。又說。
你的天外天自然指得是另外一片天空,對我而言,指得是我和小雨之外的那片天
空;話中話,是指你心中有話卻說不出口;情外情,是指你的情外情嗎?但是這
又不可能,因爲你是單身一人,有情自然也在情理之中,這顯然指的只能是我,
你希望我在和小雨得感情之外。再多出一段感情,說白了就是要和別的男人來通
奸偷情。
或者說就是要和你這個流氓來通姦偷情。你說對不對?說道這裏。小田甜故
意停了一會兒。羞怯的看著陶孝文。陶孝文的臉上紅紅的。田甜又接著說。水在
流,證明你的思想在飛;花兒開更是說明你在嘆息,意思指得是我已經名花有主
了,成爲了他人之妻。讓你不能再佔有我;真情純如冰,說明你有一片真心像冰
一樣純潔,但是又像寒冰一樣凄涼,被人拒之千里之外;卻無一人聽懂天外之聲,
意思更是表明了,這個世界上怎么沒有一個人懂得你的愛心,明白你的真情,真
正理解你的心情!也就是想和我發生另一種感情。卻又礙于各種原因。而不能夠
發生。我說的是嗎。陶孝文。你的這些話,卻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對著我。—
—一個喊你叔叔的新侄媳婦說出來呀!田甜嘴裏說著。臉上雖然還在笑。嘴裏卻
在步步緊逼。陶孝文。你是什么用心,你居心何在?你不是話中有話,別有用心,
還能指得是什么?!「
「我——」陶肖文被這個小女人。理解的真是如同一塊冰一樣,水晶透明,
無一點可遮可掩之處,說句心裏話,面對著這樣一個甜美可愛,聰明過人的漂亮
女子,他是的確動了心的。想和他發生點什么,但是根本又不能說出口來。只能
呆呆的笑著。不覺心中撲通撲通的直跳。
「你什么你!」田甜卻得理不饒人,格格一笑:「陶孝文。其實那天我不光
是聽懂了你的對聯,明瞭了你的不純目的。而且也已經想出了下聯,只是當著衆
人的面前,我又怎么好意思說出口呢?你簡直就是故意欺人,明明知道人家就是
能夠對的出來,也說不出口,卻偏偏出了這副話中有話的上聯,真是氣死我了!
你這個流氓。讓我怎么說你好。」說著。田甜的臉上露出一抹嬌羞。兩頰飛起了
紅云。
陶肖文這才著時大吃一驚:自己到現在還沒有想出下聯來,她卻當時就想了
出來,可真是個奇人奇才奇女子呀!陶孝文經歷了九個女人。別說是相貌上個個
不如小田甜。這文思敏捷上。九個人加在一起也不如田甜一個人。就急忙問道:
「下聯是什么?你快說出來給我聽聽。」
田甜的小臉一紅。忸怩說到。:「叫人家怎么好意思說出口,怪羞人的。」
說著。臉上露出嬌羞的笑容。還有些俏皮的神態。十分的誘人。
「這有什么?不就是對個對聯嗎?何況這裏也沒有別人,就只有你和我兩個
人。你只管放心的說出來。我不會傳出去的。」陶肖文催促了一句,很想聽聽下
聯是什么絕妙詞語。
田甜深深地嘆口氣說道。:「你也是個大男人呀。你是我的什么人呀。是情
人么。說著又調皮的沖陶孝文一笑。惹得陶孝文心中一動。臉也紅了起來。只聽
田甜接著說。讓人家當著你一個大男人的面說出來。有些怪害羞的。你不會覺得
我真的會和你發生婚外情吧。嘻嘻……桃花溝上也就只有你能算上個人才了,不
愧稱『詩人』二字,我也就在你面前班門弄斧,就獻丑啦!」她停了一下,用手
撩起襯衣的下擺煽了幾下。清清嗓子,字正腔圓地說出下聯:「地上地,戲裏戲,
緣內緣,北風吹,飄雪落,愛心化水流,知音就在眼前。聽你放歌!」說完臉紅
紅的。嬌羞的看著陶肖文。看他有什么反應。
陶肖文一邊聽,一邊不住地點頭,聽到最后是忍不住拍手叫好:「好!好。
好極了。好一句知音就在眼前。聽你放歌,哈哈。你真是我一生難尋的好知音呀!
我們也真是緣內緣了。」話一出口,頓時感覺有些不妥,馬上陪上笑臉:「對不
起,小田甜。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
田甜卻不惱不羞,還柔柔的一笑。用小手指著陶孝文的心窩。甜甜的說。:
「不是那個意思,那你幹嘛還腰說出口?是誠心勾引我嗎。真是口不對心。又站
起身來。左右搖擺了兩下嬌小玲瓏的身子。嬌羞的笑道。怎么。就憑這身段。這
臉蛋。難道我不配當你的知音嗎?」
陶肖文更是心慌意亂:「不。田甜。不是不配,而是不能,你可是剛剛結婚。
我還是你的小叔叔呢!」

? ?? ?? ?? ?? ?? ?? ?? ?? ?? ? 第二節
田甜的目光中。突然閃出一絲狡猾而且有些放蕩的色彩,哧哧地笑著。挑逗
的說。:「剛剛結婚怎么啦。不是個女人么。你既然是我的小叔叔,就更應該要
好好地關心關心我。疼愛疼愛我這個新侄媳婦才對呀!知音可是千年難尋,機會
難得呀!嘻嘻。快說。你這個一心想勾引我的壞叔叔。應該怎樣關心我。疼愛我
呀。我今天來找你。就是要讓你好好地關心關心我的。你可要好好的疼愛我一回。
大流氓叔叔。你可別讓我白來一趟啊。」說完。身體在屋裏轉了一個圈。兩只手
又撩起了上衣的下擺。不住地上下煽動。隱隱約約露出了粉紅色的胸罩。一臉壞
笑的看著陶孝文漲紅了的臉。
陶肖文被這個嬌艷美麗的新媳婦那種目光。盯得是大腦裏一片混亂,忘記了
眼前的這個嬌小可愛的美人。是剛剛過門才幾天的侄媳婦,不由的向前一步。
? ? 「小田甜。我真的不能和你……」
? ? 「不能和我什么?」田甜又緊逼到。
? ? 陶孝文又向前走了幾步。走到了小田甜的面前,「不能……嗯。不。其實我
……其實我第一眼看見你,我就已經把你當作我生命中的第十個女人了。」
? ? 他嘴上說著,手兒也不由伸了過去,似乎想摸一把那白嫩含香的小手。
田甜的眼光更加水亮了,而且還閃動了起來,兩頰飛紅。滿臉嬌羞。擡起手
來。拉了拉陶肖文的大手。俏皮地對陶孝文說了一句:「老盯著人家看。都羞死
了。既然把人家當成了你的第十個女人。那你還不快去把大門插好。」
陶肖文聽到田甜揉揉的聲音。心裏如同喝了蜂蜜一樣。一下子跑到大門前,
拿起一根頂門杠,把大門頂了個風雨不透,又馬上十萬火急地趕了回來,一把抱
住了貌美如花的『知音』。把個貌美如花,嬌小玲瓏的新侄媳婦。緊緊地摟在懷
裏。兩只手不停的在她的身上來回揉摸。把胸脯緊貼在田甜的胸脯上。兩眼盯著
田甜嬌媚的臉蛋。氣喘吁吁地說:「田甜,你真好!」
田甜被陶孝文緊緊地摟抱在懷裏。感受著陶孝文身體的溫熱。在他懷裏忸怩
著。滿臉的嬌羞。誘人。
「嘻嘻。壞叔叔。耍流氓了。這個身子你還沒又用過。你怎么就知道我好了?
哪裏好呀。這個結論不免下的有點太早了吧!」田甜說這句話時,在陶孝文的懷
裏。哥哥哥哥的嬌笑著。一點也沒有掙扎,任由陶孝文在自己的身上亂摸。陶孝
文摟著田甜的身體。認真的感受著。他哪裏經受過這樣的感受!剛剛過門的侄媳
婦被自己緊緊地摟抱著。撫摸著。那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陶孝文感覺自己幸福
到家了。陶肖文經歷了九個女人,現在加起來也不如小田甜一個人的身體讓他感
覺好,讓他興奮。讓他激動。
陶肖文把田甜摟抱的緊緊地。享受著田甜身體的熱度和柔軟。爽快極了。體
驗者一陣偷情的快感。尤其是和結婚才幾天的新媳婦偷情的快感。更讓他心旌搖
蕩。無比舒服。
其實要說起來。陶孝文雖然經歷了九個女人。基本都是感情方面的。要說偷
情通姦。也只有上次和表姐匆匆做了一次。畢竟兩人是青梅竹馬的戀人。沒有太
多的不好意思。這次和小田甜卻是完全的不同了。首先是和田甜還只認識了幾天。
在者。農村都有論輩分的觀念。田甜算是自己的侄媳婦。讓他有一種亂倫的感覺。
嚴格的說起來。這次才是陶孝文第一次和別人偷情。雖然他已經把小田甜摟抱了
起來。他心裏還是在撲通撲通的跳著。臉上也漲的紅紅的。非常不好意思。
他擡起頭。用嘴唇在田甜美麗的臉蛋上親了幾口。就把嘴唇壓在了田甜的小
嘴上。把田甜的嘴唇分開。把舌頭伸了進去。田甜也十分配合。伸出自己香甜的
小舌頭。和陶孝文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 ? 這一次。兩個人足足吻了兩分多鍾。才心滿意足的分開。二人羞怯的相視一
笑。
? ? 田甜說:「怎么樣。流氓哥哥。感覺好嗎?」
? ? 陶孝文羞紅了臉,說:「小田甜。你太好了。我總也親不夠。摟不夠。」
? ? 兩個人不再滿足隔衣相擁。田甜說:「大流氓。人家第一次來你家。就這樣
對待人家。看看。把人家的衣服都弄皺了。」
陶孝文笑著說:「那就把衣服脫了吧。」
? ? 田甜害羞的笑道:「我要讓你給我脫。人家把自己都送到你家裏來了。難道
還要人家自己動手脫光啊。」
? ? 「我脫。我脫。」陶孝文急忙說。
? ? 他先脫掉了田甜的襯衫。露出戴著小小粉紅色乳罩的上半身。立刻讓他心中
一顫,「啊。真美!」
? ? 隨即脫掉田甜的一步裙。露出穿著同樣粉紅色三角褲的下半身。看著身體嬌
好的小田甜的三角區和兩條白皙的大腿。簡直要讓陶孝文流口水了。田甜的身體
還沒有完全暴漏出來。還有三點遮擋著。就讓陶孝文激動地興奮極了。心裏想著。
這么漂亮的小美人。怎么就看上陶小雨了。不過又想到。這個陶小雨的新媳婦。
現在卻自己來到我陶孝文的家裏。和我偷歡。亂倫。我是哪裏修來的如此艷福啊。
真是激動極了。太興奮了。又太幸福了。
不由得抱著小田甜嬌嫩的身體在屋裏轉起圈來。小田甜不住地咯咯笑著。指
著陶孝文的鼻子說道:「行了。還沒脫完呢。快脫吧。」
? ? 陶孝文這才伸手去解田甜的胸罩。多年未脫過女人衣服的陶孝文。笨手笨腳
的一時竟解不開。把小田甜笑得前仰后合。笑嘻嘻的說:「你都經歷過九個女人
了。怎么還這么笨呀。嘻嘻。還需要我來幫助你么。大流氓。要玩女人。就要多
練習練習。下次我還要你給我脫。」
? ? 陶孝文高興了。忙說:「怎么還有下次啊。」
? ? 田甜道:「當然有下次。不僅有下次。還有下下次呢。你喜歡么。」
陶孝文心裏笑開了花,「太喜歡了。這樣,我就可以常期享受你這個小美人
了。」
田甜嬌笑道:「你享受我。我也要享受你呀。你可要多多的疼愛我呀。」
? ? 說著,陶孝文終于解開了小田甜粉紅色的胸罩。露出了挺立著的兩個并不太
大的乳房。又脫下了田甜的內褲。只見白皙的小腹下面。一叢黑黑的陰毛。彎彎
曲曲的太可愛了。
? ? 小田甜的美麗嬌軀完全展現在陶孝文的眼前。田甜那姣好的身子。光熘熘的
站在那裏。被陶孝文盡收眼底。田甜就直挺挺的站在那裏。極力的向陶孝文展現出自己美妙的身材。
陶孝文愣愣的看著小田甜光光的身子。美美的欣賞著。 只見白皙勻稱的體
型,干爽的青絲云鬢盤在頭頂,一縷飄然間掛在額前。竟然多了三分嫵媚,眼波
流轉間透著嬌羞,誘人一臉的女兒媚。白裏透紅,櫻桃擅口微張,那醉人的滿月,
多了平時看不到的柔腸。
玉頸下聳立著挺立的雙鋒。如雙花并蹄,出水芙蓉一般,是多么的喜人……
光熘熘。直挺挺的展現在陶孝文的眼前。好像要讓他吃上幾口。再往下,是平滑
的小腹,讓人不由得想到。那廣袤的平原,讓人足以一逞韁繩。放任馳騁。
那三角區的黑叢林間。掛著的露珠是多么的新鮮,黑亮整齊的叢林間。清晰
的露出一彎清月,那是女兒家的珍品,飽滿而又潔凈,完美的倒三角區,那是賦
予生命氣息的所在,那是感受母性光輝的必經之路,還有那修長筆直的豐腴雙腿,
添一分顯肥。減一分顯瘦,比例完美無瑕。
? ? 陶孝文的眼睛盯著這具光熘熘的美妙胴體。不自覺的掃來掃去。看的他心理
澎湃蕩漾,身體不由的顫抖了起來。他感覺到無比的幸福。恨不得馬上就摟抱著
蹂躪一番。過了好一會。
? ? 小田甜看到陶孝文的兩眼還是直直的盯著自己。不由噗嗤一聲笑了,笑的是
那樣的嬌羞。那樣的嫵媚。又是那樣的淫蕩。
「大流氓,沒看過女人的身體呀。這么半天還沒看夠呀。是要把人家吃到肚
裏去么。我又不是人體盛。」
? ? 你比人體盛可強多了。沒聽說過秀色可餐么。」陶孝文笑著回答。
? ? 田甜嬌羞的看著陶孝文說。「大流氓叔叔。我好看么。你想不想吃呀。」
? ? 陶孝文忙不疊的回答。「好看。好看。太好看了。我真想把你吃到肚子裏去。
我的小寶貝。愛死你了。」
? ? 田甜看到陶孝文已經被自己的身體和勾引所折服。就故意挑逗他。就笑著說。
「大流氓叔叔。我們這樣做。你覺得合適嗎。我可是你的侄媳婦呀。」
? ? 陶孝文的臉有些紅了。不好意思的說,「沒關系。什么叔叔。什么侄媳婦。
那都不重要了。只要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就行了。」
田甜又故意說。「是么。我們這可是在偷情通姦呀。是叔叔和侄媳婦在亂倫
通奸呀。」
? ? 「通姦就通姦。亂倫就亂倫。只要我們都爽快就行了。別說是叔叔和侄媳婦
在亂倫通姦了。就是公公和兒媳婦亂倫通姦的也有的是。」
? ? 田甜笑著說,「你現在也想開了呀。那你還不趕快把你自己的衣服也脫掉。
也好讓我看看你的身體呀。看看我們倆能不能通姦。能不能交媾在一起呀。」
? ? 經過田甜的提醒,陶孝文馬上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自己一身雪白的肉
體。只是中間挺著一根粗大的長槍。還在一挺一挺的顫動著。
? ? 田甜一伸手就握住了那根長槍。在手裏顛了顛。嬌笑著說:「這個作案工具
還挺棒的。嘻嘻。一定能姦淫的我很舒服的。」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