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進天堂的一步--阿鈴   校園小說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立即註冊
x
那一天,我踏出了前往天堂的一步……
一步罷了,只要我再踏前一步,一切問題就能夠解決。
遠方的車子如骰子般細小,在距離我腳下很遠的地方緩慢地爬走著,這么遠的距離,我甚至看不清走在路上的是男人還是女人。或許是我早已放下了生存的意欲,本來畏高的我這刻竟能直視離地百多二百多米的地方而毫無害怕的感覺,盡管我站的位置是天臺邊緣的石墻上。
「不!不要!求你了!不要!」我聲嘶力竭地大喊。
「臭婊子,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是乖乖的聽話吧!」我的男朋友曾雄怒瞪著我,以雄壯的聲線怒吼著。
然而,他瞪大而布滿紅絲的眼睛里卻充滿了異樣的眼神,那……大概是雄性生物渴求占有欲的目光,但,這刻被按倒在地的我根本沒時間再去分析他的心理及意圖。
「曾……曾雄……求你了!你喜歡對我怎樣……也可以……但我可不想……跟你的朋友……做愛……」我沒能擺脫曾雄那強如巨熊的力量,只能在地上作看似徒勞地掙扎,再怎么說,我身上也早已剩下最后的內衣和內褲,而且……被脫掉的衣服亦已經變成了破碎而被丟在一旁。
「廢話!我沒說過要問你喜不喜歡,你就當作是被我們群交吧,這樣感覺更好。哈哈!」雖然我早已知道曾雄根本沒把我當一回事,但我聽到他這么說,心里還是痛得不得了。
「不……不要!不……呀……很痛!」曾雄的話才剛說完,另一個男生粗壯的手已經粗暴地在我的胸部上搓揉起來。不,那根本算不上是搓揉,他粗暴的程度甚至把我的硬線胸圍也整個捏得變了樣子,我相信我胸部的皮膚已經被弄得瘀黑了幾塊。
我早已哭成淚人……其實,這些日子我都不知哭了多少遍。為什么,為什么我深愛的人要這樣對我?難道我在這世上就不能找到一個喜歡我的人?
『不……那個……怎……怎么了?都……都這個時候了,我才想起那個……不起眼的人……』就在我雙眼被眼淚弄得模煳不清時,腦海卻浮現出那個總是一臉傻唿唿笑容的樣子。是嗎?都是我疚由自取嗎?
「哈哈,那么上面交給你,下面就由我來好了!」另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說著就用粗壯的手指把我最后剩下的內褲也扯了下來。
我趴在天臺一張廢掉的椅子椅背上,勉強用雙手按著以平衡身體,我只能從這兩個陌生人之中找尋著曾雄的身影。但……站在不遠處的他,竟然面露著淫蕩的笑容。
「不……不要呀!」
「哈哈……什么?不要不插你?明白了明白了……」一個男的早已擺好了姿勢,一下子就已經長驅直進了。「呀……不……痛……很痛!」由于我的下體還未有足夠的濕潤,他這一下沖刺使我痛得像被直插心肺。
面對這三個雄性野獸的侵犯,基本上我已知道自己沒有掙脫的可能,但對比起被侵犯的痛苦,被最深愛的人所背叛的感覺更讓我痛上百倍。
「哈哈,還真的干得我都有點痛,給點口水你潤滑一下吧,吐!」那個男的把雞巴稍稍拔出了一點,就直接把自己的口水吐到我的小屄上,然后再將雞巴再次推進去,在他眼中,根本沒把我當人看待。
「不……不要……」除了曾雄外,我從來沒跟其他男生干過,我從來不知道原來被陌生人插進體內,感覺會是這么可怕的。
「小姑娘,你沒時間休息的了。」另一個男人站到我的面前,更用手掏出了他的雞巴來。雖然我性經驗不多,但總算了解到他要我做的事,「不!呀……不要!嗚……」我話還未說完,那個男的已經把他的雞巴整根插進我的嘴里。
很……很辛苦!下體雖然有產生肉體的快感,然而恐怖的感覺卻完全凌駕這種快感,再加上嘴里毫無憐香惜玉的抽插,我體內只有痛楚和想吐的份兒。
「曾雄大哥,你的妞還算不錯嘛,怎么要這么作賤她?」后面抽插著我小屄的男生邊用力挺進他的腰肢邊問。
「哈哈,女人我不欠這一個,本來好聲好氣讓她來一次3P,卻非得要我這么粗暴,而且還甩了我一巴掌,這賤人自己取來的!」曾雄說著讓我心碎的話,我從沒想過,我這么全心全意去愛他竟然換來這樣的下場。
「嗚……嗚……嗯……」我聽著,不得已哭了起來。
「喔……還哭了嗎?好好好,你們兩個快來一炮,然后再換我讓她爽過夠!好讓她不要再哭了!」曾雄說完這句話后,我才完完全全地心死,也許是過于絕望,我甚至連反抗的動作也沒有了。
『嗚……嗚……曾雄……你……怎么要……這樣對我……我……實在難以相信,竟然……真的被人群交。雖然曾雄曾對我做過很多過份的事,但,群交……這還是第一次。原來……曾雄……你真的一點也沒有喜歡過我嗎?竟然……這么狠心對我……那次……還有那次……你說的話……我不是也有乖乖去做嗎?怎么還要這樣對我……曾雄……』「真的要這樣做嗎?」對于曾雄的要求,雖然我心里有一絲絲好奇,但心里還是覺得很害怕。
「對哦!你不是很喜歡我嗎?我想你在這里脫光衣服,你會為我而做吧?」曾雄望向我微笑著說。雖然我知道他只會在對我有特別要求時才會露出這么溫柔的笑容,但……這笑容卻像是有特別的魔力,看著我就變得不能拒絕他的要求,那怕……那是要我在學校的后園里脫光衣服這么荒唐的要求。
「好……好吧!」
雖然已經黃昏,但學校里還是有不少同學在,三不五時一些留校參加課外活動的學生就會路過這后園旁的走廊向學校大門走去,盡管有茂密的矮樹叢阻隔,但要在這里脫光衣服還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這才是我的乖乖女朋友嘛!快!」聽到我答應了后,曾雄面露興奮的表情說。
雖然我不明白為什么他要我在學校里這樣做,反正在家里莫說是我的裸體,更過份的事我也不知做了多少次,但……只要是曾雄希望的事,我還是會盡力去完成。
嗯……很害羞……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在室外脫衣服,但在學校后園這么開揚的地方……倒是第一次……「來……快!」曾雄一再催促,我亦只好動手去解開上衣的鈕扣。由于矮樹叢只到我的腰部,我只好蹲在地上才開始我的動作,很快我就把整排鈕扣全部解開掉。
很……很熱哦……害羞的感覺讓我整個人熱起來,甚至我發現我的皮膚都泛紅起來。
「呀!」我才把上衣脫下來,曾雄就一手把它搶走,嚇得我都小聲地叫了出來。「繼續吧!快!你現在這樣子……太美麗了!」曾雄說著,把我的衣服搓成一團并塞了進他的書包內。由于他這個人回來學校根本是混的,書包內除了香煙和雜志外,絕對不會找到其它東西,因此就算把我接下來脫下的東西全放進去也不是什么難事。
「嗯……」我尷尬地回應著就繼續伸手到自己的裙子去。
女生的校服很簡單就能脫下,只要把旁邊的拉鏈拉開,裙子就能很簡單地褪下來,但是由于我蹲著的關系,我先要坐下來才能舉高雙腿并把裙子抽出。同樣地,曾雄也一手把我的裙子收進了書包。
很……很冷!冰冷而刺痛的觸感從我的屁股傳上來,雖然現在只是十月天,但光著屁股坐在后園夾雜著泥土的碎石地還是很不好受。
「太……太強了!你知道嗎,只穿著內衣坐在學校里的女學生是何等地淫亂嗎?」曾雄像往時一樣,以沒理會過我感受的說話羞辱我。
「噫……我……才不是哦……」雖然是這樣,但我亦感覺到自己的下體開始濡濕起來。
「難道你不是淫娃嗎?我看你光是脫自己的衣服就已經有感覺了吧!對嗎?來,在這里自慰給我看!」曾雄露出淫笑繼續說。
「這……這個……」要我脫衣服其實已經很害怕了,還要我在這里自慰……實在有點強人所難。
「快!你不聽我話嗎?我……可不想要不聽話的女朋友哦!」「怎……怎么你總是搬這句話出來哦!我……」他要我怎樣也可以,就是這個……不行。
我……實在不能想像沒了曾雄會怎樣!我……可是很愛他呀!沒了他,我都不知道要怎樣活下去了。
「那就快點吧!」
「知……知道了。」雖然我也開始質疑自己在他心中到底有著怎樣的地位,但我知道,無論他對我怎樣,我還是那么愛他的,就算他根本不愛我。
我仍舊坐在地上,好不容易才把手伸到自己的內褲,而另一只手則移向自己的胸部,雖然仍隔著一層布,但才接觸到自己的皮膚,整個人就像被重重電擊了一下一樣,也許……這是因為在學校里干這種不知所謂的事讓我感到異常羞恥的沖擊吧!
「呀……」雖然我已盡力忍耐,但那刺激的快感還是讓我輕輕叫了出來。
「很……很淫亂的表情呀!」曾雄目不轉睛地盯著我,讓我更感到尷尬,然而,這尷尬感覺卻又更一步轉化成快感竄進了我的整個身體。
「呀……嗯……」我的手指在內褲外不停撫摸著小屄,在認識曾雄前我還是個未經人事的小 女生,但在他的調教下,我已經學懂了讓自己爽快的自慰技巧。
太……太舒服了……想不到單單把場地換了在學校里,身體的敏感度就上升了數倍之多,就算上次在商場的殘廁內自慰也不及現在這么厲害。
由于被快感驅使,我忍不住把食指繞過內褲旁伸進自己的小屄里,「呀……嗯……呀……」我知道自己開始動情了,因為小屄的淫水不停地分泌出來,甚至沿著我的手指慢慢滴到石頭地上。
「太……太厲害了!」聽到曾雄的聲音,我才發現他不知何時把自己的雞巴掏了出來。「嗯……」也許我太過專注在快感之中,都沒留意到四周的環境,直到曾雄說了一句恐怖的話我才如夢初醒。
「太……太淫蕩了!你說對嗎?阿肥。」當我聽到曾雄這樣說而勐然從蒙朧的興奮之中張開眼時,竟然見到曾雄望著另一個方向在說話。
「對哦,你女朋友這么放蕩,真是性福哦!」一把相對較尖銳的聲線從曾雄身旁傳出,說話的是他一個同樣不屬好東西的豬朋狗友阿肥。
然而,讓我驚訝的可不是多了一個男生在望著我在自慰,而是……他手上正對準我身體拍攝著的手機。「你……你在干什么!?」我忍不住叫了出來,并立即用手掩著自己的身體。
「放心,是我讓他拍的。你看清楚,那是我的手機,只會留來我自己看。」曾雄似是理所當然地說。
「但……但……怎可以……而且……我……怎可以在別人面前……」我很害怕,是從心里感到害怕,要我在鏡頭下……而且還是在男朋友以外的男人面前做這種不知廉恥的事,實在太奇怪了。
「什么不可以!?你快給我繼續吧!不高潮不準停下來!」曾雄的語氣稍為兇了一點。
「但……我……」雖然我真的很害怕他發怒,但……要我做這種事,實在太為難了。
「你這臭婊子!是要我在朋友面前沒面子嗎?快給我繼續!」果然,我再次的回嘴真的把他給惹怒了。
「是,是……知道了。」雖然現場多了一個觀眾和一個鏡頭,但我還是得繼續著我的淫亂表演,始終,比起被另一個男人看到我的淫亂一面,我更怕看到曾雄憤怒或是不要我的下場。但……同時間,我卻發現,我的身體變得更為敏感。
「呀!」盡管我已做好心理準備去忍耐,但爽快的感覺卻仍然讓我吐出呻吟聲。手指才放進小屄,那股電流似的感覺立即在我體內擴散開來。
『不……不要看著我……呀……不……呀……』阿肥的視線讓我的身體更是敏感,對著我的手機讓我的小屄更是濡濕。『不要……』但我卻發現手指每一下的進出,不但沒有滿足我對爽快感的渴求,反而使得這感覺更進一步變大,結果我又再貪婪地做出下一次更狠更快的抽插。
雖然我心里知道阿肥還在看著我,而且……他更目不轉睛地看著我的小屄,但,我還是自制不了似地繼續我的淫亂表演。
「果然是淫娃!我……我也快要出了!」曾雄完全沒介意自己的女朋友正被人視奸,相反,他的雞巴比起平時顯得更趾高氣昂。
我除了小屄外,胸部的手亦早已把胸圍推開,在光天化日之下不斷地搓揉著自己的肉球,我能夠猜想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淫亂,但……這感覺卻化成了催化劑,讓我的快感更推向另一層次。
「呀……嗚……」
「我……我也要來了!嗚……」
我合上了雙眼,雖然眼睛看不到,但卻感覺到溫熱的精液正一沱一沱地打在我臉上、身上,那股濃郁的腥臭味,更刺激著我的感觀,連同被人視奸的羞恥感和不停沖擊肉體的爽快感覺混和在一起,化成為一股更強烈的超然快感,侵占了我所有的感覺器官。
「呀……嗚……呀……」激烈的快感漩渦頓時平靜下來,再一舉以突破之勢直沖上我腦門,終于,那前所未有的高潮讓我放聲呻吟了出來。
「笨……笨蛋!」曾雄見我被快感沖昏了頭而大喊出來,立即用手掩著我的嘴巴。「呀……嗯……嗯……」我無力的身體軟下來,靠在為了掩我嘴巴而同樣蹲下來的曾雄身上,這一刻,我感到很是滿足。始終,女人最滿足的不是獲得高潮那一刻,而是歡愉過后能靠在男人身旁的安全感。
但,這種滿足感只維持了數秒……因為,阿肥的說話再次嚇倒了我:「你女友實在太棒了!何時才可讓我們干一次?」「喂!這個我還未跟她商量呀!你怎么就是那么心急?」曾雄說出讓我難以置信的話。
什……什么!?讓……阿肥干?我本來懷疑是自己聽錯了,但緊接著曾雄的話卻又證明了我沒有聽錯。我……我可是你的女朋友呀!怎……怎可以讓別的男人干我!?
「什……什么?你們……說什么!?」雖然高潮過后我還處于蒙朧的意識,但他們這個消息有如一盤冷水倒下來一樣,讓我立即清醒過來。
「唉!阿肥你總是壞事情……是這樣的,我打算下次讓阿肥加入我們,來一場3P,好嗎?我敢保證必定讓你爽翻天的!」曾雄本來還是一臉埋怨地說,但說到最后卻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怎……怎可以!我是你女朋友呀!只……只可以跟你一個人做愛呀!」我根本接受不了他的提議,竭斯底里地大叫著。
「你這是什么態度!?阿肥跟我可是親如兄弟,你就不要介懷了!」我萬想不到曾雄竟然會這樣子對我,「你……你……」聽到他的話,我實在氣得不知說什么好。
「就這樣決定吧!你也不想跟我分……」
「啪!」我實在聽不下去,腦袋頓時空白一片,但……當我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已經在曾雄臉上扇了一巴掌。
「……」
「……」
我不知哪來的氣才敢打了他一記耳光,當冷靜下來后,對于自己所做的事,我從心底感到恐懼。
「你……你這臭婆娘!」曾雄掩著一邊臉,雖然以我柔弱的力氣打下去他根本不會覺得痛,但被一個女子打的屈辱卻讓他怒火中燒。
「不……不……」我當下立即站起來向著校舍的方向跑開去,沒理會自己身上只穿著內衣褲以及那白漬斑斑的精液。
恐懼讓我拔足狂奔,一直向著樓梯那邊走過去,我根本沒想過要跑到哪。但當我走進走廊轉到墻角后,見到遠方一個男同學的背影,才驚覺自己一身尷尬的裝扮絕不可被任何人看見。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想不到……他……阿文竟然打開了我面前的課室門并示意我走進去。
「可惡!那臭婆娘到底去了哪里!?上了樓梯嗎?可惡!下次我必定要她好看!」才關上門,就聽到追來的曾雄在外面怒吼。
好不容易聽到他們跑遠的腳步聲,我才放下心來。
「阿文?你……」對于他的出現,我感到十分驚訝,但……我驚訝的不是為什么他會在這里,而是……為什么他還愿意救我。
「我把我的運動衣服給你吧!還有,我的外套。你等多一會兒才走吧!」阿文把他的衣服全放到學生桌子上后望了我一眼,就轉身打算離去。
「阿文!你……為什么……救我?你……不討厭我嗎?我……是一個那么過份的人……」對于我自己做過的事,我后悔不已亦無力挽回,只能垂著頭不敢正視面前這個人。
「笨蛋。」阿文沒有多說,只是微笑著丟下這句話就靜靜開門離去。
『阿……阿文,我那天這樣對你……為什么……你還會來救我?文……』「我……我真的很喜歡你!」阿文突然對我說,「可以……做我女朋友嗎?也……過了兩天了……你考慮得如何?」阿文半紅著臉,尷尬地追問著我,然而看到他這個表情,雖然我心里小有開心,但……同時卻又內疚起來。
「嗯……你……先跟我來這邊我再答覆你吧!」我說著就在他前面走起來,阿文跟在我后方。我一邊走,心里卻一邊感到很自責,到底……我這樣做……是對的嗎?
「這里是……」阿文一臉不解地問。
「先進來吧!」
「喀!」等阿文走進來后,我把門關掉并上鎖。
「怎……怎么了?」阿文聽到上鎖聲后轉過頭來望向我。
我帶點驚慌地回望他,而我害怕的并不是阿文,而是他身后正舉起拳頭要往阿文頭上敲下去的曾雄。「不!不要!」我才大叫出來,阿文已被曾雄打得暈頭轉向而跌坐到地上。
「噢,這家伙的頭還真硬呢!」曾雄邊咧起一邊嘴邊說。
「你……你不是說過不用暴力的嗎!?」我著急地問。
曾雄沒理會我,反而把半昏不醒的阿文扶起并放到椅子上,再用麻繩把他綁起來。「喂!快醒醒吧!」曾雄在阿文臉上拍了數下,雖然阿文沒昏過去,但到現在還未算清醒。
「曾雄!你不是說過不會打他嗎?」我再三追問著。
「你少說廢話,我這只不過是溫柔地摸了他數下罷了!但如果你再吵,我就立即宰了他!」曾雄強詞奪理地說。聽到他這樣說,我也只好乖乖收口。
「這……這是發生……什么……事?」阿文總算清醒過來,含煳地問著。
「嘛,你就是阿文吧?還真的弱得跟渣一樣!」曾雄對著他大喊。
「你……你是……」
「我嗎?我是她的現任男朋友!你真夠膽子!我的馬子你也敢泡!?你是不知死活了嗎?」曾雄大喊,并再次輕拍著阿文的臉頰。
「我……」阿文本來想說什么,但他望了我一眼后卻又停了下來。
「嘿嘿,你很喜歡她嗎?哈哈,為了讓你死心,我就讓你看點好東西。」曾雄說著就站了起來,雖然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但我還是呆在他身旁不敢亂說半句話。
只見曾雄向阿文的相反方向走向我,我就稍為松了一口氣,最少他沒打算再打他。但很明顯我這想法太天真了,當他不懷好意地走向我身后,我就出現不祥的預感,果不其然,下一瞬間他就突然從后攬抱著我,并用力地隔著校服搓起我的胸部來。
「呀!曾……曾雄!你在干什么!?」
「嗯?沒什么呀,我只是要阿文清楚知道你是誰的東西,好讓他不要再有非份之想。」曾雄竟然毫不顧忌地在別的男生面前摸起我來。
「什么!?不……不要!」
「……」也許阿文仍未恢復過來,再加上他被繩子綁著,只能呆坐在椅子上沒發半聲,但從他的眼神可看出他極之憤怒。
天……天呀!這個曾雄還真的打算在這里干起來,雖然我很愛他,也不介意跟他做愛,但……要我在阿文這個青梅竹馬面前干……那回事,我實在辦不到!而且……阿文才跟我表白,這樣對他……實在太可憐了。
「你不是說你完全沒有喜歡他嗎?那有什么問題?」我……我這個人也實在太過份了,其實我早在數年前就知道阿文愛著我,而我,卻沒有想過去回應他,現在更把這件事告訴了我的男朋友。我……實在是個賤人。
「曾……曾雄……不要了好嗎?」我死命地抵抗,但他的手已經侵入了我的校服內,更開始脫起了我的校裙。
「嗯?你們不是好朋友嗎?讓他看看也不成問題吧,既然你不喜歡他,就當是給他一點安慰獎吧!」曾雄強詞奪理地說。
「那……那跟這事可沒關系呀!」
「那又怎樣!?我就是喜歡!你快給我住口!否則我就痛打他一頓!」曾雄絕對不是恐嚇,打人對他而言只是平常事。
「這……這……」阿文弱不禁風,他要是被曾雄打一頓,我怕他就算沒掛掉也只剩半條人命。想到這里,我頓時停止了反抗的掙扎。
「這才是我的乖女孩!來,投入點享受一下吧!」對于我乖乖就范,曾雄通常也會很受落的。
「不……不……」阿文虛弱地呻吟了兩下,但接著卻從憤怒的眼神轉為哀傷的表情,看來他感到因無法阻止眼前的事發生而感到無奈。
我不敢再望向阿文,因為曾雄接下來就把我的上衣整件脫掉,在阿文面前我從未作過性感的打扮,現在被他看到只穿著胸圍的樣子,我實在感到尷尬不已。
「呀……不……不要……」但奇怪的是,這種害羞的感覺竟讓我的身體更敏感起來,曾雄粗獷的手掌如常捏著我的乳球,然而感覺卻比起平時強上百倍,才幾下動作已讓我吐著呻吟。
我動情的樣子看在曾雄眼里,他立即從后攬抱著我并把我推向阿文的方向,然后我也發現,越靠近阿文,羞恥的感覺越是幾何級地跳升。
「阿文!我算對你好吧!好好看清楚你喜歡的人的身體!回去打打手槍,以后可不要再有非份之想了!哈哈哈……」曾雄說著,更在阿文面前不足二十厘米處用力地揉著我的胸部。
「曾……曾雄……不……要這樣子……」在這個距離下,我清楚看到阿文的臉,實在教我異常害羞。
「可……可惡……」阿文咬牙切齒地說了這句話,然后就再沒說什么。
『阿……阿文……他有看著我嗎?怎……怎么辦?嗯……呀……以后……我真不知臉要往哪里擺……』「呀……曾……嗯……曾雄……」想不到單單胸部的刺激,已經讓我呵叫連連。
或許曾雄亦感到我的異常反應,他的唿吸聲也跟著變得厚重,他的獸性亦漸漸流露出來,「有人看著很爽嗎?看你都進入狀態了!」曾雄說著沒停下胸部的搓揉,更連下一城伸手到我的胯下,一下子就把我下身僅余的內褲脫了下來。
「呀!不要!」我全沒心理準備,突然在阿文面前露出了我的裸體,實在讓我害羞得叫了出來。
怎……怎么了!?一開始我以為曾雄充其量只會讓我露一下內衣褲,想不到他竟然會做得這么過火。我轉過頭本打算認真地拒絕他的行為,但曾雄那被欲望占據了理智的眼神卻反過來把我震懾著,彷佛從心底里感到沒可能違抗這個男人一樣。
「你好好看清楚吧!這個女人的一切都是屬于我的!你再亂來的話,我必定干掉你!」曾雄帶點憤怒地說。
我……不知為何……這刻我感到被這個男人所馴服了……這……這就是我愛他的理由?嗯……我……真的不知道……曾雄說完這話后,就把我身上最后一件衣服--僅僅掛在肩上的胸圍也脫去了,我……從來沒想過,竟然會就這么光脫脫地站在阿文面前。
「不……不……」我實在害羞得說不出話來,只懂呆站著等待曾雄的下一個動作。
「哼,在青梅竹馬面前裸露身體讓你很興奮嗎?下面都濕得這么厲害了。」曾雄拿起我的內褲,從里面沾了一點我的淫水,并在我跟阿文面前用食指和姆指拉扯成絲。
「呀!不,不要!」我看到曾雄拿我的淫液來玩弄,頓時雙頰熱得不得了,本來我打算立即把內褲搶回來,但曾雄卻先一步避開了我的手,更把我的內褲丟向阿文。內褲直丟到阿文的臉,然后就掉到他的大腿上。
「曾……曾雄!」我感到本來已經熱得很的臉孔變得更熱,但除了大叫外,我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還害什么羞,接下來我會讓你下面濕得更厲害!」曾雄的語氣讓我聽著心寒,我大概知道他接下來打算要干什么了。
「不!不可以……阿……阿文在這里呀!」如果我沒猜錯,曾雄大概想在這里干我。
「有何不可?」曾雄簡短而有力地說,然后就抱著我的腰,并且把我的上半身向前推下去。
「阿……阿文……」我知道曾雄打算就這樣直接干起來,但更大的問題是阿文的臉孔現在僅僅在我面前數厘米,我……我實在不知道臉要往哪里擺。而且,我現在正正一絲不掛,這個姿勢……我的胸部簡直是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
「呀!」曾雄沒多等半刻,突然就把他的雞巴直插進我的小屄,讓我忍不住大喊出來。
「哈哈!爽呀!你濕得很厲害嘛!」他的話讓我無地自容,甚至我都覺得是不是我做錯什么惹火了他。
「不……曾……雄……呀……不……呀……」雖然如此,但阿文的存在實在讓我感到異常興奮,曾雄每推進一下,我也感到像是快要高潮的感覺……為……為什么會這么爽?而且……那種爽快感更是傳遍全身,讓我整個人每寸皮膚也變得異常敏感,單單碰一下也能產生出快感來,再加上曾雄從后的勐烈沖刺,我實在只有不停呻吟的份兒。
「你這家伙!原來喜歡被人看著做嗎?看你的反應!都像是欠干的婊子!」曾雄說著更是加快了腰上的速度。
「呀……好爽……不……呀……」我持續地呵聲連連,為了平衡而彎下上半身,更不自覺地把手搭到面前的阿文肩膀上。
對……對了,阿文就在我眼前望著我,我都差點忘了……那么……我這刻不知所謂的表情,不就讓他看過清清楚楚?
想到這里我不禁望了阿文一眼,他此刻的表情我相信我將畢生難忘,那……那是失望、傷心、絕望的表情,是……是因為見到自己喜歡的人被其他男人干而傷心?還是……想不到面前這個女的竟然有這么低賤的一面而失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認識阿文那么多年從未見過他露出這個表情,我……我實在不知道要作何反應。
話雖如此,當下我最專注的還是背后男朋友的勐攻,始終這種身體上激烈的快感完全侵蝕了我的思考,才被曾雄多兩下深至盡沒處的抽插,有關阿文的憂慮立即煙消云散,消失自我的腦中。
「呀!很……很爽!曾雄……呀……」身體對快感持續不斷的渴求,讓我都忘卻了自己身處的環境。
「很爽嗎?知道我的厲害了吧!那么快告訴你朋友,你最愛的到底是誰?」曾雄邊推送著他那粗如巨熊的腰肢邊說。
「呀!太……太爽了……嗯……我……我最愛的……嗯……是曾雄大哥……呀……呀……」被身體的愉悅所操縱,我實在沒法思考,說這話時根本沒想過會使阿文何等傷心。
「真的嗎?真的很爽嗎?愛我的大雞巴嗎?」也許曾雄很滿意我的回答,接著的推進更顯得用力,都差點把我整個人給撞到阿文身上。
「爽!很爽!我……嗯……最愛曾雄大哥的……雞巴了……呀……」此時此刻我根本旁若無人,只是盡說些平常的床上淫語。
「你這淫賤的女人!我……我這就要射爆你!」曾雄持續全力的推進,我知道他快要射精,我這才張開無力的雙眼,然而,本來被我擱在一旁的……阿文悲傷的臉孔卻又再次映入眼簾。
他無神的雙眼卻直直地盯緊我的臉孔,但,我卻以極為淫穢的表情回望他。雖然我知道我不該這樣,但傳遍全身的快感卻使我不能自己……更甚者,我更感到自己快要高潮了。
「呀!要……要來了!呀……不!」雖然我知道阿文傷心得不得了,但……他在看著我這件事卻讓我因害羞而更為敏感。我都不明白,難道我骨子里真是個喜歡被人看的變態嗎?
「爽!呀!」曾雄從后率先發出怒吼聲,然后我感到不住的熱液在我的小屄之中爆發而出,隨著曾雄更為勐列的抽插而充滿了我體內的所有空間。
「呀!嗚……呀……」緊隨著曾雄的連環噴發,我的高潮亦緊隨其后而至,從小屄散開的快感急速地刺激著我身體每一個感觀細胞,讓我爽得忘我地大叫出來。
這個小房間之中不斷傳出我和曾雄兩人的喘息聲,然而,阿文卻仍然靜默地呆坐在我面前。不知道是他發現我另一個他不認識的形象,還是因為眼前突然上演了活春官,他的眼洞中充滿了失落和難以置信。
「喔……我……呀……對……對不起……」高潮過后,我才平靜下來。對于剛才說過的淫話,我頓時感到羞愧和自責起來,面對著以真誠來對我的阿文,除了對不起外,我根本找不到第二句說話。
「……」阿文仍舊坐著,沒有說話。
「哈哈,這下子你明白了吧?不要再碰我的女人!」曾雄說完,竟一拳打到阿文的肚子上,「嗚……」阿文吐出一聲悲鳴后就垂下了頭。
「阿……阿文!」我驚慌下立即蹲下來。
「解開他的繩子后就走吧!」曾雄邊穿著褲子邊對我說,然后就徑自走向門口去。
「文……對不起,是我不好……」我擔心的直望著他。但我萬想不到,受到這么大的精神打擊和肉體傷害后,阿文竟然對著我……露出了笑臉!一個溫柔的笑臉。
「笨蛋,我……沒事。」
我……我實在不知道還能說些什么,他這個笑臉,簡直就像沒有丁點兒在怪責我一樣。但……我干了這么無可挽回的事,莫說要他原諒我,我怕……就連朋友我怕也當不成。
我真的很后悔,為什么我會告訴曾雄阿文對我告白的事?對,對了,我當初是想讓他吃醋,好讓他更緊張和愛我。我……我就是為了這么自私的理由,而妄顧了阿文的感受。我……我真是無恥的女人。
「對不起……對不起……」我無力地說著。
然而,阿文仍舊一動不動地坐在那里,繼續展露著那個笑容看著我,縱使那表情看起來有點暗淡無光……這個笑容……我記得好像在哪里見過。
「阿文……快點吧,我不等你了……」我揮動著仍是短小的手臂對著在不遠處的阿文大叫。
「等等我哦……我在跑了。」阿文雖然這樣說,但身體虛弱的他只能用勉強稱為快步走的速度跑向我。
我手拿著替媽媽買的東西沿著河邊走回家,而住在隔壁大我一歲的阿文就像往常一樣,以大哥哥的身份陪著我去作跑腿的工作。這時候,我們還真的形影不離地整天黏在一起玩耍,阿文總像是親大哥一樣保護著我,提點我各種東西。
「你走得那么慢,我要先走了。」我邊戲弄阿文邊說,同時慢慢向后退著。
「等……等一等哦,我……小……小心!」
我沒向后望,只是徑自向后走著,換來的就是踏在一個空罐子而腳下一滑,并且朝向河的方向摔了開去。
「噗通!」我只聽到半下有東西掉進水里的聲音,而睜不大的雙眼和冰冷的觸感也讓我知道掉進水里的就是我自己。我根本沒時間去想為什么自己會掉進水里,因為……那透不過氣的窒息感覺,讓我陷進有生以來最大的恐怖感之中。
「救……救命……呀!」由于我不懂游泳,半浮半沉之際只能勉強求救著。
我眼睛被河水半淹著,根本看不清阿文又或者有沒有其他人來救我,直到我再聽到一聲「噗通」聲后,才勉強感到被什么東西拉扯著。
……
當我再次張開眼睛時,同樣全身濕透的阿文已經坐在我前面喘著氣。
「太……太好了,你總算醒來了……」阿文在旁邊氣急敗壞地說。
「嗯……阿……阿文……咳!咳咳!」我把仍卡在喉頭的水咳了出來后,就彎起腰坐起來。
原來,在我掉進水里后,二話不說跟著跳下來救我的不是別人,正是身體虛弱的阿文。雖然我不知道手無縛雞之力的他怎樣把我拖上水,但我知道,每次緊要關頭之際他總會舍身替我解決,就如這次一樣。
「阿……阿文!你的手!」我定一定神后,才發現阿文的手正染得一片紅,幸好看起來傷口已經沒再噴出血來,但那個血量……已經不能算是輕傷了。
「笨蛋,皮外傷罷了。」阿文淡定地說。
「才……才沒可能吧!對……對不起哦!是我不好,是我作弄你,才弄成這樣的……」一急起來,一股熱氣就直沖上眼睛,豆大的眼淚不能自制地涌出來。
「笨……笨蛋,為了你,這點小傷算不上什么。」阿文說完,表情好像頓了一頓,但我這個時候并沒有細嚼他話里的意思。
「才……才不是……是……是我不好……對不起……」但內疚的我仍是不住地道歉。
「不……不用介意。」阿文突然擺出了很認真的臉,手更搭到我的肩膀上,然后用充滿關懷之情的笑容望著我說:「就算你做錯了再大的事,我仍是會原諒你的。」是嗎?我……我一直都忘記了嗎?阿文就像是我的天使,一直在我身旁保護我,一直原諒我各種的過錯。從那天以后,我所做各種任性的事,更甚者是深深傷害阿文的事,他的確也沒有氣過我,就算他受到再大的委屈,他還是一再露出那副笑臉來安撫我、拯救我,也沒問過我任何回報,只是默默在背后守護我。
怎么……我要到現在如斯田地才發現?不!我……我只是恃著背后有那么一片安全的庇護所而到處亂闖亂撞罷了。我……我真是太過份了,我……但,一切也太遲了……微風輕輕吹過,我清晰地感覺到大腿間仍在不斷流出的精液的冰冷感覺。
對了,我……真的被幾個男人……摧殘了,身上甚至沒有一片原好的布片,這個樣子……也許跟我很貼切吧?就算阿文再怎樣疼我,也沒可能接受被摧殘至此的我吧!再見了,這個不喜歡我的世界,也許,我再踏出一步就能找到那個屬于我的幸福天堂吧?
「大笨蛋!」
我……我聽錯了嗎!?這……這把聲音……這把熟識的聲音……「你這家伙又怎么了!」
對……真的是……阿文!
我才轉過頭來,就看到天臺的大門被誰推開了。
「不……不要過來!我……我真的……不想做人了!」我……我實在不想再留在這個世界上。這兩三年來,我一直愛著的人原來只把我看作發泄的工具,莫說到底他有沒有愛過我,到最后他竟然找了兩個人一起來輪暴我,我……我實在絕望至極!
但……我才說完這話,才發現阿文竟然全身衣服染得一片血紅,而且手上更拿著斷掉了的棒球棍。
「笨蛋!什么不想做人!?有什么事那么嚴重!?竟然比起生命還重要?」阿文站在門口大叫著。
「我……我……」我沒想到阿文會問這個問題,這……這不是擺明著嗎?看我現在這身裝扮就知道吧!?只穿著破掉的上身校服,下身甚至連內褲也沒穿,再加上從小屄中不停流出帶點血污的白濁精液,不用問也知道我剛被人狠肏吧!
「我已經不是以前你所認識的乖女孩了!我……我已經……而且……我現在連一個……普通女生也……做不到了!你知道嗎!?你看到吧!?我……我才剛被人輪暴了!我……」我實在太傷心了……不知為什么,一股氣沖上來就把心中的不快全吐出來,但……我萬想不到,阿文的回答竟然是……「那又怎樣!?」
「怎……怎樣!?我……我可是被人強暴了哦!」「我是問你,那又怎樣!?強暴了又怎樣!?就不可以再生存下去了嗎?」「我……」對于阿文這看似強詞奪理的回答,我一時語塞。
「快下來吧!」
「不……不要理我了!我……我不值得你再理我!我對你做了那么多過份的事!又不顧你的感受!今天這樣子……我是罪有應得的!我現在……甚至連怎樣去面對你也不知道呀!求你了……不要理我了……」「笨蛋!你忘了嗎!?我早已跟你承諾過的不是嗎!?」阿文說著用力把手上半截的棒球棍用力甩掉并開始走近我。
他……他是說……兒時的事嗎?那天……掉進河流后他所說的事嗎?就算我做錯了再大的事……仍是會原諒我……的事嗎!?
「但……但我現在……」一時之間,我……我好像感到再次至身于庇護所里的安心感覺一樣,阿文這句話,讓我就像是再次見到絕望中的一絲希望之光。
「我承諾過你的事可是這一輩子有效的!就算是今天這樣子的事,又或者以后更大更離譜的事,我也絕對不會怪責你!明白了嗎!?」阿文說著,停了在我面前兩個身位。
由于他走近了那么多,站在將近一米高石墻上的我正正俯視著他,「我……我……」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但……看到他走得那么近,我卻好像……仍是想避開他似的轉了半個身,始終……我感到很大的罪疚感。
「你自己選擇吧!要過來我這邊,還是要逃避所有的事而跳下去?」阿文對著我伸出了他的手說道。
這……這個……我該……怎么辦……我不知道……我很……混亂……這個選擇……要踏出這一步……很艱難……屬于我的幸福天堂……到底應往哪一邊……我……我終于……我……踏出了這一步……
「笨蛋!」
嗯嗯……這個就是,那一天關于我的故事。每個人也會有做錯的時候,分別只在于,你怎去面對自己的錯誤。如果你也像我一樣,身邊有一個這么愛護你的人,可不要學我那么笨,花了那么多冤枉的時間才作出對的決定。
「阿鈴……還在那邊干什么?兒子好像學懂走路了!快來快來!」「真……真的嗎!?來了!」
記著,真正愛你的人,就是你身邊無時無刻照顧你的那一位哦!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