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妻小唯的淩辱計畫(01~09)   人妻小說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一)



大家好,我老婆叫崔小唯,今年28歲,身高160cm,體重43kg,

在金融行業工作,一雙絲襪美腿讓人垂涎欲滴,是個標準的人妻絲襪OL,不過

由於看起來顯小,說她還在讀大學都不會有人懷疑。



我們從交往、結婚到現在有7年時間了,可能是因為七年之癢吧,在性事上

缺少興致,大都是應付一下交個「公糧」草草了事,直到一件「意外」發生,又

讓我重新燃起了興趣。



那是今年春天,由於之前的住所環境不太好,鄰居又經常深夜了還在吵鬧,

於是小唯在和我商量之後,決定賣掉當時的房子,另外挑個環境不錯的社區居住

。經過一段時間的斟酌,選中了一套我們都很滿意的房子,付了首期拿了鑰匙,

便開始商量起如何裝修新居。



之前那套房子是委託裝修公司來做的,事後一算,被他們坑了幾萬塊,這次

在朋友建議下,在社區裡轉了半天,看到一家裝修還不錯,於是聯繫了那個工頭

,工頭一聽有私活可接,立馬答應隔天下午和我們一起去新居看看。



到了約定的時間,我搭車前往新居,但是遇到路上堵車,於是打電話讓小唯

先過去和工頭聊下我們的裝修想法。等我到了以後都晚了快1個小時了,正準備

搭電梯上去,卻接到小唯電話:「老公,你到了嗎?」



「剛到樓下,在等電梯,馬上就來。」



「哦,不用啦,我已經談好啦,你來社區對面的咖啡館吧,我一直在這等你

呢。」



「好的,我馬上到。」



「等你喲,老公,快來~」



掛掉電話來到咖啡館,小唯正好走出來,見到我揮手說:「老公,我們邊走

邊聊~~」一路上小唯向我介紹那個工頭姓陳,在XX公司工作了快20年了,

很有經驗的樣子,算了一下比在裝修公司便宜很多,而且還保證品質。



我一路聽著小唯說話,心裡卻覺得哪裡不對。直到臨睡前,我突然想到小唯

由於工作需要,必須要穿黑色絲襪,而咖啡館見到她時腿上什麼都沒有,絲襪哪

裡去了?



想到這裡,我睡意全無,不過又一想,也許是小唯在公司換下了?不過以前

從來沒有發生過啊,上次絲襪鉤絲破掉也帶回來了的。難道是那個工頭?我突然

想起以前看過的淫妻小說,難道裡面的情節發生在我身上?不至於吧,小唯雖然

床上比較悶騷,但還是比較傳統的女性,而且剛才也沒表現出什麼啊。



就這樣胡思亂想著,迷迷糊糊的聽到小唯叫我:「老公,睡了嗎?」



「還沒呢,老婆,怎麼啦?」



「有件事,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



我心裡一緊問道:「什麼事呀?」小唯卻不說話,我從背後抱住她,剛想開

口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小唯突然轉過身來,一臉的淚痕:「老公,我對不起你,

你別不要我好嗎?」



我心裡一緊:不是吧!難道真被我猜中了?



「今天在新居……我和陳師傅本來好好的在看房子,突然他抱住我……將我

壓在地上,我拼命反抗,嗚……但是他用皮帶將我雙手捆起來,然後把我……」

小唯一邊哭一邊說。



我腦袋裡「轟」的一聲,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肉棒卻一下硬的不行,小唯

見我不說話,也不知道或者不敢說什麼,在那輕輕抽泣。



看著哭泣的小唯,我鬼使神差的一把扯下她的內褲,將硬的不行的肉棒一下

插入到她小穴裡,小唯竟然早就淫水氾濫了,感受著她那又濕又窄的小穴,我一

聲不吭奮力地抽插著。



「啊……老公……不要……」



我罵道:「騷貨,你都濕成這樣了,真的是別人強姦你嗎?別人可以幹你,

我就不能幹你嗎?」



「不是……哦……不是啊,老公……我是真的……」



「是真的什麼?真的勾引那個老鬼讓他幹你是嗎?」



「我沒有……啊啊……老公,我真的……啊……」



不管小唯說什麼,我始終大力抽插著她那緊窄的騷穴,雙手則抓著她那雪白

而圓潤的奶子,不停揉捏她的乳頭。



在我一陣爆操之後,小唯臉上依舊有著淚痕,嘴裡已經不自覺的發出浪叫:

「啊……老公……哦……再大力點……再快點……啊啊……幹我……」



「騷貨,你也是這樣一邊被那老鬼操幹,一邊求他大力幹你嗎??」



「是……我是騷貨……啊……是我勾引他……啊……求他幹我……用力……

啊……」



「騷貨!你這欠操的婊子!」



「我是婊子……哦哦……用力幹我……」小唯一邊說著,一邊用她兩條白皙

的玉腿老樹盤根般地纏著我,「老公……用力幹你的婊子老婆……啊啊……」



聽到她這麼說,我無比興奮,肉棒在小唯的騷穴中一陣亂操,操的她浪叫不

停,接著我抽出肉棒,將小唯身體反轉過來,使她的玉背和美臀面向著我,再雙

手抓著她的纖腰,用老漢推車的姿勢繼續幹她,小唯用手撐著床,一邊迎合我的

撞擊,一邊大聲浪叫,雙乳隨著身體前後擺動。



「啊……啊……再大力點……老公……快點……快……啊啊……啊啊!」小

唯竟然這麼快就達到了高潮。



我突然想起她所說,那老鬼也是這樣從後面把她壓在地上,於是一把抱起癱

倒在床上的小唯,讓她整個上半身趴在床上,隨後從床邊扯過小唯的內褲,將她

的雙手反綁在身後,撅起騷臀繼續猛操。



「老公……夠了……啊……不要再操了……」小唯求饒道,「老公……哦哦

……求你了……放過我吧……」



「騷貨,你不是欠操嗎?我就把你操個夠!婊子,這個姿勢喜歡嗎?嗯?」



還在高潮中回味的小唯,語無倫次的說:「喜歡……婊子老婆最喜歡……被

別人用這個……啊……姿勢……啊啊……幹了……」



「說!你今天是怎麼勾引陳老鬼,讓他幹你的?」



「是……我進屋就把……啊……老公用力……就把裙子撩到腰上……哦……

趴在牆邊……分開雙腿,撅起……撅起我的屁股勾引他……」



「什麼屁股?是騷臀!說!」



「哦……是騷……啊……騷臀……」



我一邊奮力抽插,一邊說:「騷貨,繼續說,你這個婊子撅起騷臀幹什麼?」



「是……啊啊……我對著…陳師傅……哦哦哦……撅起騷臀左右搖晃……一

邊晃一邊告訴他……我是個欠操的騷貨……求他操我……就像這樣從後邊……撕

爛我的褲襪…用力操我……」



「那他是不是抱著你一陣亂操??」我一邊問,一邊又猛操了幾十下。



「是…他抱著我的騷臀……啊啊……撕爛我的……撕爛我的褲襪……哦……

哦哦……陳師傅……操我……再大力點……用力操我的小穴……」



? ???小唯被我操得意亂情迷,已經分不清到底是我在操她還是陳老鬼在操她。



「欠操的騷貨!幹死你這個婊子!」我也是精蟲上腦,一邊說一邊大力抽插,

「你這個勾引男人的賤貨,操爛你的騷穴!」



「是…我是騷貨……是婊子……是賤貨……啊啊……每天都要勾引不同的男

人操我……幹我的騷穴……哦哦哦……讓他們輪奸我……操我……幹我……哦

……在我子宮裡射滿精液……啊啊……」



我聽到這裡,一手抓住小唯的頭髮,一手不停的拍打她的騷臀,小唯雙足緊

繃,渾身顫抖,馬上也要迎來第二波高潮。



「陳師傅……嗚……別停……幹我……嗚喔……操我……射爛我的騷穴……」

小唯這騷貨竟然求那老鬼射爛她的騷穴。



聽到這裡我再也無法忍耐,再抽插了幾十下後,用力抓著小唯的騷臀,將精

液狠狠的射進她的騷穴,而小唯也在我的射精中達到了第二波高潮。



射精後看著身下的小唯,她雙肩不停的聳動,我一下清醒過來,心中無比後

悔,俯身想抱住她,誰知小唯轉身給了我一巴掌。



「老公!」



我突然睜開雙眼,看見小唯趴在我旁邊,手中握著我堅挺的肉棒,臉上掛著

曖昧的笑容:「老公,你要幹死誰啊?你要操爛誰的騷穴啊?嗯~~?」



媽的,是夢嗎?



「老婆,那個……嘿嘿……做了個夢而已……」



小唯一巴掌拍在我的肉棒上,痛的我眼淚直流,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小唯突

然脫下我的內褲一口將我的肉棒含進去。



突如其來的快感讓我無以言表,想起昨晚夢中的情景,我很快就在小唯的嘴

裡繳了械。



小唯將嘴裡的精液吐出來,說道:「咳咳……壞老公,怎麼這麼快,差點嗆

死我了!咳咳咳……」



「抱歉啊,老婆,你這麼迷人,小嘴又這麼厲害……」



「好啦,快起來啦,吃過早飯乖乖去上班。」



「好的,老婆。」



起床後沖了個涼,看著我那迷人賢慧的老婆,默默的吃著早飯。



來到公司後,坐在辦公室裡仔細回想,果然只是個夢啊……不過,為什麼心

裡有點失落呢?帶著亂七八糟的想法,我開始了今天的工作。



工作果然能讓人的頭腦冷靜下來,當我再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是飯點了。



「瑾哥,到飯點了,你不吃午飯嗎?」問我的是小王,從公司其他部門調到

我這裡有2個月了,一個機靈的小夥子,工作上很能幫忙,平時我也比較照顧他,

一來二去關係也很不錯了。



我說:「哦,都這個時候了嗎?我這裡還有一點工作,你先去吃吧。」



「好。」



看著小王離開辦公室,我盯著電腦螢幕胡思亂想,我承認我是有淫妻愛好,

但是都只是平時意淫一下,如果讓小唯被別的男人幹,我真的願意?



心裡還在糾結,肉棒卻又有了擡頭的跡象,哎,再說吧,我心想。將電腦關

掉,我離開公司,也沒去餐廳,找了個路邊小館子,胡亂吃了一點東西。



不過我始終想弄明白昨天小唯穿的黑色褲襪的去向,要不乾脆下午去一趟小

唯的公司吧,我心裡冒出這麼個想法。於是我趕緊付帳,回公司請了個假,然後

找了個茶館熬到下午4點,搭車前往小唯的公司。



半小時後,我來到小唯工作的地方,她雖然在金融公司工作,但是是文員,

辦公室與其他內勤人員一樣都在在12樓。



乘電梯到了小唯辦公室,卻發現門關著,透過窗戶看見裡邊沒人。



小唯她們公司文員和內勤的上班時間是朝9晚5,這都快下班的點了,會去

哪裡呢?



我沒有打電話給小唯,而是自己四處晃悠,因為快下班了,辦公室人也不多

,也不用擔心有認識我的人看見我。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是來幹嘛的,捉姦?我想想都覺得不可能,小唯不會做

出這種事,不過我也有一點忐忑,辦公室裡同事之間發生點什麼也很常見。



但是如果真的見到小唯背著我和別的男人搞三搞四,我會有什麼舉動?我搖

搖頭,試圖將這些想法甩出我的腦袋。



突然我聽到輕微的「啪啪」聲以及壓低的說話聲:「徐哥,這個騷貨真是爽!」



「是啊,可惜每次只能幹死魚。」



「哎,老徐,你別不知足了,有的幹不錯了!」



「趙哥說的是,哦…哦哦……不行了,射了!!」



「小何你完事了?快讓老哥我接著來!」



「趙哥你這都是第二槍了,還來?」



「你別廢話,你哥我號稱夜禦十女槍不倒,快滾一邊去!」



「好好,嘿嘿,趙哥你厲害,幹死這個騷貨!」



我一驚,難道是小唯?我循著聲音找過去,發現男廁所掛了個牌子寫著「打

掃清潔」四個字,而聲音就是從裡邊傳出來的。



我手放在門上正準備推門進去,卻聽到有人說:「小何,你在她嘴裡把雞巴

整理乾淨了就換我,我再在她嘴裡來一炮,你記得把這騷貨今天的騷樣拍下來。」



「沒問題,徐哥。」



我的手一下停住了,發現了幾個關鍵字:再、今天、拍。



他們已經不止搞了她一次了,而且不僅是今天,以往也有,而且每次在搞她

的過程中都有拍照。現在怎麼辦?被迷奸的是誰?我進去嗎?



媽的,我頭腦一片混亂,到底要不要進去?如果被迷奸的真是小唯,以後他

們用照片要脅怎麼辦?



由於內勤文員大都是女性,這一層沒幾個男人,所以男廁是在一個角落裡,

對面是資料室,旁邊是一條不窄的走道將男廁與資料室隔開,雖然平時資料室時

常有人出入,但快下班的時候是沒人來資料室的。



我四處看了看,不行,沒辦法從其他地方看到裡邊的情形,正在這時,我聽

到裡邊的人說:「唔!好爽!」



「趙哥,差不多了,完事了沒?」



「唔哦…快了……馬上好了……哦哦哦!!!」我聽見一陣快速的「啪啪」

聲,接著是這個趙哥刻意壓低的急速喘息。



「小何你拍好了就出去看看走廊有沒有人,沒人把她擡去我的辦公室整理一

下。」



「拍好了,徐哥,我出去看看。」



我聽到這裡,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害怕被發現,馬上快速躲在資料室角落

盆栽的背後,由於男廁的門沒有對著角落這邊,被稱為小何的人出來以後並沒有

發現我。



我看見小何的四處張望了一會,轉身打了個手勢,然後走出2個男人一左一

右攙扶著一個女性往辦公區域走去,那名OL身穿工作服,耷拉著頭,渾身無力

的任由兩人扶著,我從背後看不出是誰。



我擡手看了看表,已經過了5點了,這個時候公司沒什麼人,於是我貓著腰

跟著走上前去,只見他們4人進了總經理辦公室,然後將門關上。



我等了大概5分鐘,隨後看見門打開,小何扶著那名OL出來,我始終看不

見她的臉,心裡無比焦急。



跟著我看見兩個40多歲的中年男人出來後,將門鎖上,然後對小何說:

「小何你處理一下,我們先走了。」



「好的,徐哥、趙哥,放心吧,沒問題。」



2個中年男人走後,而小何則將那OL攙扶到辦公區域,又整理了一下她的

衣物,然後哼著小曲一臉愜意離開了。



我趕緊過去,還沒走近心裡就如遭雷擊,那OL坐的位置就是小唯的位置!

我過去一看,果然是小唯!!



不知道是什麼迷藥,小唯仍然沒有醒轉,我坐在一旁看著小唯,依然是我那

美麗的老婆,依然是氣質OL打扮,依然是黑絲美腿,只是她雙目緊閉,臉上泛

著潮紅。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也不知道怎麼面對小唯,思維一片混亂,就這麼呆坐在

一旁,過了一會兒,小唯發出一陣呢喃逐漸醒轉,我默默的站起來走出辦公區,

來到樓下,撥通了手裡的電話。



「喂,老婆,還沒下班嗎?」



「老公…下午太累啦,所以睡了一會兒,沒想到睡過頭啦,對不起哦。」



「沒事,你快下來吧,我在你樓下。」



「哦?好的~我馬上到,等等啊,老公!」



我掛掉電話,在路邊抽著煙,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肉棒慢慢的挺立起來。



「老公~幹嘛呢,走吧~~!」小唯突然從後邊挽著我的手說。



小唯看來很開心我能來接她下班,我轉頭看見小唯洋溢著笑容的臉上依舊沒

有褪去的潮紅,心裡一蕩,一整天的煩悶情緒一掃而光。



「我們在外邊吃吧?」我感受著下身堅挺的肉棒問道。



「嗯~吃什麼呢?」



「日本菜吧?你上次不是說想吃嗎?」



「好~!老公,最愛你了!!」



老婆,我也最愛你了!我摟著小唯,感受著下身的堅挺,和她一起離開了公

司。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