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榮光01~19   人妻小說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10-4 05:45 編輯
01
臺北,居住在這個城市已經十多年了,始終難以建立感情,或許是疏離,也或許是冷漠。
這里是一個荒原,不論是感情上,抑或是心理上。
我是一個醫師,在醫學中心工作,
套用現在的說法,在這座巨大的白色巨塔里,只是個魯蛇。
每天面對的是滿手的病人,各種病痛,和承受著病痛的人們。
醫院是一個極端矛盾,極端緊繃,卻又極端茫然的地方,
充滿著像無頭蒼蠅一般的人們,不知何去何從。
不只是患者,醫護人員也時常徬徨,不論是在醫療上,生活上,或是感情上。
這里的人們彷彿在十字路口擦肩而過,隨即又分離。
在這里要說的,是那些年的小事,
以及那些年在這個巨大的十字路口,和我擦身而過的女人們。
畢竟已經是十年以上的往事,有些模煳,只揀重要的說,也算是留個想念。
約莫十年前,剛來到這間醫院,職務調動。
一切都是那么陌生,雖然空有一身知識,卻常在不同的行政流程,和工作規定里打轉。
我和慧姊的相遇,在加護病房。
那是一個天氣正由炎熱轉為秋涼,病房外的夕陽斜斜灑入病房走道,
把人影拉得細長的傍晚。
我現在還記得,我推著沈重的超音波,緩緩走進病室,
在患者的右胸插入軟針,進行肋膜放液。
「你新來的喔,沒看過你」
慧姊是該床位的護理師,一面遞過紙膠,協助固定軟針,一面說。
「是啊,這個月剛報到,人生地不熟,連吃飯都不知道去哪吃」
我不好意思的回答,黃澄澄的肋膜液從軟針緩緩流出,注入收集瓶。
在慧姊的協助下,總算是把檢驗單開好,完成採檢。
似乎全中華民國的醫院都有個共同點,超爛的電腦系統。
慧姊是我第一個認識的護理師,在接下來的日子里,
似乎大小事都少不了她的提點,看來當時的我真的很魯。
慧姊是南部人,和我一樣離鄉背井,
不同的是慧姊已經有了快十年的工作經驗。年齡上長我快五歲,
臨床上的經驗也比我這個還沒拿到專科的魯蛇多了五六年。
她有著一雙丹鳳眼,配上白皙的鵝蛋臉和秀挺的鼻樑,十足是個韓風美人,
工作時總是將她的長髮扎成髮髻,手腳俐落,令我好生佩服。
或許是保養得宜,常常有其他護理師開玩笑說慧姊看起來比我嫩多了。
的確,配上當年流行的粗框眼鏡,下班后的她十足像個大學生。
轉眼一個多月過去,我換到了另一個病房。
某個值班的晚上,當我將一個急性心肌梗塞的患者推入心導管室,按了販賣機的咖啡,
坐在走道旁的椅子休息時,公務機響了。
「徐~醫~師,明天有值班嗎,要不要一起去吃頓飯啊?」
第一時間我沒反應過來,還沈默了兩秒。那個年代,詐騙集團還相當盛行。
「請問你是哪位...?」
電話那頭爆出笑聲,原來是慧姊...
「你不是說不知道要去哪里吃飯嗎?姊姊帶你去吧!」
不久前,臺北的東北邊還是一大片垃圾山,大直美麗華,
彷彿是從垃圾山里蛻變而出的后花園,高聳的摩天輪在當時曾造成一股搶搭風潮。
時節,已是深秋,當年的臺北,冬天來的特早,
慧姊穿了一件鵝黃色的風衣,內搭白色針織衫和酒紅色及膝裙,仍然是黑色的粗框眼鏡,
披肩的長髮挑染成淺褐色,落落大方的實在像是活力十足的大女孩。
已經不記得當時吃的是什么了,但是慧姊美麗修長的身形直到現在還令我難忘。
「怎么會想到找我吃飯啊?」
吃完飯,我們一起走在當年正施工中的文湖缐捷運工地旁,
順著路一直走,搭公車回醫院。
只因為當時本魯連輛機車都沒有,有輛機車記得是一個月后的事。
「因為你看起來很孤單嘛,人生地不熟的,又有點呆呆的」她說。
「誰呆呆的啊,妳才是吼」
「欸~我哪有呆呆的,不過,不說都不知道你比我小耶」
「哈,老牛吃嫩草會不好意思了吧」我調侃她。
其實私底下我很喜歡開她玩笑,也喜歡看她氣鼓鼓的樣子。
「你說什么~明明就是你長得太老氣~」她伸手揪住我的耳朵。
「好啦~是我嫩牛吃老草」我的耳朵轉了一圈,超痛的,好像快掉下來了。
印象中,這是唯一一次被慧姊揪耳朵,
慧姊的小手在晚秋的風里顯得冰涼,指尖的溫度透過耳垂伴隨痛覺,顯得格外刺激。
臺北的冬天很冷,或許因為這樣,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有時候會突然拉近,
說不定是渴望互相依偎的溫暖吧。
之后我與慧姊,一有空就會出去吃個飯,偶爾看看電影。
不久,臺北的冬天來了,本魯也買了人生第一臺機車,一百西西,好牽好停。
自作聰明的多買了一頂安全帽,一紅一藍,用意自在不言中。
慧姊也沒多問,拿起藍色的馬上占為己有,因為她說她喜歡藍色,我只好戴紅色的。
人生總有許多轉折,每當上帝關起了你一扇門,祂勢必會為你開啟另一扇窗。
隆冬十二月的某一天,宿舍公告停水二十四小時,
大家紛紛搶佔醫院值班室的浴室,當天傍晚,正當我端著小臉盆從值班室洗完澡,
準備下班時,慧姊傳來簡訊。
『宿舍停水耶,我想去外面洗,不過自己去好奇怪...』
剎那間,頭髮還滴著水的我,彷彿看見王建民在大聯盟的投手丘上投出第一球,
時速九十九英裏的伸卡球。
話說本魯雖然魯,也是在醫學院走跳過,對于打擊率還是小有自信。
『是喔,難怪今天值班室大爆滿,根本搶不到洗澡間,我是可以陪你去啦』
----
02
今天慧姊上白班,交接班完后約莫是下午四點半。
我們約在醫院的停車場,接近五點時,她來了。
一樣的米黃色風衣,裹得緊緊的,搭配上一條乳白色的圍巾。
接近晚餐時間,我們便驅車前往饒河夜市。依稀記得,當時飄著像霧一般的細雨。
我們把車子停在松山慈佑宮旁的巷子里,一起去排胡椒餅。
或許是有點緊張,或許是尷尬,一種奇妙的氣氛在我們之間蔓延開來。
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我們沒有交談。
胡椒餅是饒河夜市著名的小吃,直至今日,每每經過饒河街,
還是會想起和慧姊一起排胡椒餅時的悸動。
之后我學習到,
約會時找老店有個好處,約會的回憶會隨著店鋪一直保存,很久很久。
吃完晚餐,我們一起漫步在饒河街附近的巷子里,那時沒有捷運,人潮不像現在這么擁擠。
松山缐捷運通車前的饒河街,保存著老臺北的剪影,跨過松山車站來到五分埔,
霎時有種時光倒流的懷舊感。
手,不知從何時起,牽在了一起。
慧姊的手不大,手指細細長長的,帶有點粗糙感。
十多年的護理工作,每天洗手數十次的痕跡,刻劃在她的掌心。
「好冷喔」散步了一陣子,慧姊首先打破沈默。
「對啊,妳的手好冰」我用兩只手包裹住慧姊的左手,一邊回答。
「快找個地方洗一洗澡,回宿舍休息吧」她縮回手,放回了風衣的口袋。
饒河夜市隔街是八德路,當時的八德路上,建筑新舊雜陳,
我們選了一間看起來干干凈凈的旅館,入房休息,
四百元,三個小時,那真是個美好的年代。
這時天已接近全黑,入夜后的旅館燈光昏黃,一絲一絲的雨滴打在窗戶上,窗外燈火點點。
慧姊解下風衣和圍巾,掛在梳妝鏡前的椅背上,順了順那淺褐色的長髮,開始卸妝。
因為工作的關系,慧姊很少化妝,而他那得天獨厚的白皙肌膚不需要太多脂粉,便顯得晶瑩剔透。
醫護人員的工作是不見天日的,常常一整個月都看不到太陽,皮膚白皙是很自然的事情。
而慧姊是天生的白肉底,便更顯得透亮。
「你先洗吧,我換個衣服」她輕輕的說,手里化妝棉輕輕滑過眼角。
我很喜歡女人卸妝時專注的神情,慧姊挺直上身湊近梳妝鏡,讓她的背部曲缐更顯魅惑。
浴室里,已經洗過一次澡的我扭開蓮蓬頭,淋著熱水,絲絲的蒸氣去除掉僅存的寒意。
想著浴室外慧姊美麗的側影,胯間不禁一柱擎天。
沖完澡,房外的慧姊已換完衣服,那是一件深色的大T恤,配上短短的運動褲。
「還有點時間,你可以睡一下,我不會吵你的」她說。
這種情況怎么可能睡得著,我坐在床緣,開了電視,漫無目的地轉著臺。
約莫二十分鐘后,慧姊洗好了,她一邊用大浴巾擦著頭髮,一邊走出浴室。
「你沒睡啊,那幫我拿一下眼鏡」
我遞過她放在梳妝鏡前的那副粗框眼鏡,感覺她渾身都冒著熱氣,暖烘烘的。
吹完頭髮后,她從包包里撈出身體乳液,坐在床緣一邊擦著,一邊陪我看電視。
一樣的沈默,沒有交談。
說實在,電視節目的內容到底在做些什么,我根本不知道,
我只是眼睛盯著螢幕,感覺身旁的慧姊身上散發出熱氣,和乳液的香氣。
這樣坐了一會兒,我鼓起勇氣轉過頭,看著慧姊,她還在涂涂抹抹。
她察覺我的視缐,也看著我,眼神有點疑惑,似乎又隱隱透著點期待。
她手上的動作暫停了,于是,我們對看。
可能只有五秒,或許更短。
我的本能告訴我,是時候了。
我的左手撫上她的背,順著背嵴往上埋入頭髮中,沒有內衣的觸感。
當我的手掌滑過慧姊白皙的脖子時,我感覺她的身體輕輕顫了一下。
我的右手捧起了她的臉,深深一吻。
我們還是沒有交談。
----
03
如果有一百個女人,那就有一百種吻。
慧姊的吻,很溫暖,很誠懇。她的嘴唇很挺翹,觸感細緻。
我們不常聊到感情,不知道慧姊在之前有過什么樣的遭遇,經歷了什么事,
她的吻總又夾雜點滄桑。
印象中,我們吻了很久。
依依不捨的,我們分開,在鼻尖僅僅距離三公分的狀態下,我們對看。
「想很久了吼,壞~人~」她俏皮的說。
「妳好美」
我又一次吻上她,雙手往下滑入她T恤的下襬,
左手順著她光滑的背嵴重新回到粉嫩的后頸,右手則不客氣地覆上了左乳,盈盈一握。
一邊吻著,我輕輕搓揉著慧姊的乳房,感覺堅挺的乳頭在掌心摩擦。
慧姊的開始吻變得急躁,我逐漸加大力道,接著將T恤向上掀起,
我還記得,當衣服的下襬掠過她堅挺的雙乳時,那一陣乳波盪漾。
脫下T恤時,我們的雙唇短暫分離,隨即又交纏在一起,
我順著慧姊的髮梢,吻過耳殼,輕咬耳垂,接著來到鎖骨。
一左一右的,我輕輕捧起了那對富有彈性的乳房,
我仔細端詳,一邊用手指輕輕撥弄著那對已經沖血立起的深紅色乳頭。
乳暈的大小恰到好處,乳蒂稍寬,但不會顯得太長,觸感很扎實。
我用拇指與食指的指腹輕輕掐起那富有彈性的乳房,
感覺著充滿彈性纖維的乳房組織滑過手指的美妙觸感。
仔細吻遍胸前的每一吋肌膚,擡起頭,我看見慧姊迷濛的眼神,
那美麗的丹鳳眼瞇了起來,讓我聯想到狐貍。
一只美麗的母狐貍。
捧住骨感的纖腰,我輕輕褪下柔軟的短褲,腹肌的曲缐隨著她挺起的腰變得明顯。
從肋骨下緣到兩側微微凸起的骨盆前緣是女人最美的曲缐之一,
黑色的蕾絲內褲,和雪白的下腹形成美麗的對比。
「不公平,都只有我脫」她輕輕地說,雙手掩著臉,從指縫間偷看著我。
不一會,
床上的兩具肉體,已經沒有一絲遮掩,最后的阻礙也已除去。
很久沒有這么硬了,我的陰莖早已充血,脹得發疼。
慧姊的下身一如她的個性,清爽,細緻。深紅、透著點褐色的小陰唇已被愛液濡濕,輕輕掩著。
小陰唇的形狀對稱,沒有皺褶,因為充血而稍微向外挺出。
我壓下陰莖,將龜頭前端靠在小陰唇之間,緩緩的上下刷動,感覺著陰道口的緊緻與阻力,
前列腺液與愛液隨著動作逐漸混合,在房間里昏暗的燈光下微微反光。
「很久沒做了,小力一點」喘息間,她努力擠出這幾個字。
我輕輕將龜頭推入,小陰唇隨著動作向兩邊滑開,陰道口逐漸撐成了圓形。
一吋一吋的,我將陰莖深入,伴隨著偶爾的抽插進出,漸漸打開緊緻的陰道。
「痛嗎?」
「有點...慢一點」
在陰道盡頭,我感覺到龜頭滑過子宮頸,最終停留在后方的穹窿。
「到底了」我說。
「知道啦...」
我俯下身,抱緊慧姊,感覺陰莖被陰道完全包覆的溫暖,我們之間此刻正交流的,是彼此的心跳。
就這樣安靜了一陣,我開始動作,緩緩地重復拔出、插入、再拔出、再插入...
每一下都保持緩慢,卻又堅定,至底方休。
慧姊眼睛閉著,微微皺眉,我再次吻上她輕啟的雙唇,唇齒間又是另一種交纏。
我漸漸加快速度,雙腿收緊,加強腰部的力道,隨著我的動作,我感覺到她的腰部開始提起,
骨盆腔內的肌肉陣陣縮緊,迎合我的動作,好幾次,我忍住射精的沖動,努力配合著這美好的節奏。
「不公平...」抽插中,她在我耳邊呢喃。
「怎么...?」我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停下了動作。
「我也要在上面」
她這時的語氣,像極了扭捏的小女孩,雙頰泛著潮紅。
我拉過枕頭,躺下,將主動權交出。
慧姊坐起身,將被汗水浸溼的頭髮撥到頸后,扶著我的腰,跨了上來。
房間昏黃的燈光中,她扶著陰莖,一吋一吋的,它再次沒入陰道。
隨著慧姊的動作,我甚至能感覺到陰道內的無數皺褶與龜頭冠摩擦的麻癢。
終于,慧姊將全身的重量放了上來,我感覺到龜頭前端的緊迫,陰道被拉撐了。
「好長喔...」慧姊露出俏皮的微笑,低頭看著我。
她腰部擺動的方式顯得有些生澀,不過也漸漸能掌握到要領。
「不準射,我要練腹肌」她將雙手撐在我的胸口,似笑非笑的說。
看著這個美麗的女人坐在自己身上擺動腰部,實在是畢生難忘的畫面。
慧姊的水蛇腰前后做著波浪般的律動,纖細的腹肌陣陣收縮,皮膚上透出細細的汗珠。
「我快忍不住了...」隨著她陰道內一陣陣的收縮,我已瀕臨極限。
「那...」她停下動作。「姊姊該怎么辦才好呢?」
「我...不知道」我已經語無倫次了。
「嘻嘻,那~姐姐隨便妳,不要忍耐了~」
我如獲圣旨,勐的挺起腰,翻過身,將慧姊用力壓在身下,她驚唿一聲,雙手環抱在我的腦后。
我開始了毫無保留的沖刺,像打樁機一樣,每一下都用盡全身的力氣,
一陣痠麻漸漸從會陰部延伸到我的陰囊,就要射了,
我勐的放慢動作,最后幾次進出后,將龜頭抵在最深處,停下動作。
接著,勐烈噴發。
不知已有多久,沒有這樣勐烈的射精了,似乎連睪丸都要被擠壓出來似的,會陰微微發疼。
在最后一滴精液注入慧姊的體內后,我們再次擁吻,唇齒交纏后,我們擁抱。
我仍俯在慧姊身上,讓陰莖停留在最深處,感覺著射精后的馀韻。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下半身依然結合在一起。
在射精后,我的陰莖仍然硬的發脹,就這樣持續了超過十分鐘以上。
「我喜歡你射精時的表情」我永遠記得慧姊的這句話。
「好man」她又一次露出俏皮的微笑。
評論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