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華浮沈01-06   人妻小說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9-7 08:55 編輯
 赤縣之州大陸之上,中土為東夏人所佔據,勤耕作,擅蠶桑,知詩書,行禮
儀,所據有之土地為大陸最為肥美之地,號為美夏麗土。
東夏此時的朝代是150年前由那陳恆平建立的大吳王朝,陳恆平統一了十
幾個分裂諸國,使得四海混一,也便成了夏人的一代圣君。
這陳恆平雖在馬上得天下,可卻知道不能馬上治天下,想著萬民安居樂業,
非得那讀書人當官施政才可,所以開科舉,舉賢士,重那禮樂詩書的才子,一時
間夏人們紛紛視讀書科進方是正路,其馀皆為末枝也。
陳恆平死后,身后的皇帝倒也算勤于廟堂,延續著開言納士,書香傳遞的風
氣,只是承平久了,內地夏人久不知兵,偏偏這北面興起的韃靼人開始屢屢南犯。
說起這狼靼人,據傳說本是草原一個小部落的王子被人家滅族,不滿週歲的
小王子被仇家刖去雙腳后拋落在狼群出沒的地方,指望著被那群狼吃了,不像一
個母狼將王子叼了回去后悉心撫養,做自己親崽一般,王子長大后與那母狼交合,
生下了12個兒子,這12個兒子日后長得各個身強體壯,統領一部何為一力,
滅了仇家,成了狼韃12部,這狼韃12部本在草原間相處的久了,狼性未泯,
互自攻伐,夏人王朝用著權謀挑撥教唆,驅虎吞狼,倒也自得太平,只是在那大
吳王朝傳到第九代宣宗陳桓釗的時候,這大官家只是知道吃喝玩樂,全然不不知
狼韃人在一個大英雄赤滅里的帶領下早就混一起來,等著對外霍霍磨刀,垂涎著
這富庶的東夏之地。
這宣宗在狼韃統一的第三年便死在了寵妃的肚皮上,留下了一個比他還紈褲
無能的兒子陳子業,這個就是被大吳的第十代皇帝,日后被稱之為哀宗。
寧平十一年的臘月。
陳桓釗在極度興奮中死在了自己寵妃柳月奴的肚皮上,結束了自己享盡榮華
富貴的一生。
朝廷的禮法按部就班的行進著,大行皇帝發送,祭奠靈樞,安葬,皇帝權力
的交接棒,終于落到了那個在自己父親靈堂前摟著宮嬪飲酒作樂的陳子業手里。
車輪吱呀呀的晃動著,馬車上隱隱約約透露著女子的媚喘聲,如果這時候有
人斗膽撩開車帷的話,就會看到一個面容精緻嬌美的少女,微微顫抖者晶瑩剔透
的雪白嬌軀狗爬在一個男人身前,搖著柳腰,在不停的用蜜穴吞吐著正愜意靠在
軟枕上那個男人的粗大肉棒。
「啊……陛……陛下……奴婢……奴婢要不行了……」
「若香,你還想當朕的淑妃么?想的話就快一點啊。」
男子淫笑著看著眼前的美少女柔軟無力的擺著翹臀,賣力的帶動蜜穴套弄自
己的肉棒,此女名叫秦若香,是當初自己還是東宮時候去江南時候,自己的異母
弟江南王陳子中送于自己的,陳子中的母親本是父親的寵妃潘玉云,這潘玉云入
宮之后陳子業的生母劉皇后便失寵,怨恨之情少不得讓陳子業知曉,陳子業替母
洩憤,也沒少為難這個江南王小弟弟,所以在潘玉云授意下,陳子中一貫討好東
宮,這個美女便是3年前那次代表父親巡視江南的收穫。
第一次見到此女時秦若香還不過是一個16歲的含苞少女,但也是一雙美目
顧盼生的不少流彩飛揚,膚若凝脂又含著百種風流,柔姿生媚,長腿依依,瑤鼻
皺挺,櫻唇稍抿,不語之時便已是迷人神嘴,檀口弄簫,舞步輕盈,書畫棋藝,
歌舞曲雜又無所不通,加上床上曲意迎逢,婉轉獻媚,直迷得陳子業夜夜春宵苦
短,不肯將美人離懷。不過也因此東宮對待江南王的態度也緩和不少,直至登基。
經過這兩年陳子業的悉心澆灌,此時秦若香原本還略顯青澀的肉體已經出落
的愈發誘人,此時不停扭動的柳腰下是沒有一絲贅肉的平坦小腹,那雙玉腿彎曲,
跪在陳子業身前,隨著小嘴咿咿呀呀的哼淫聲,帶著嬌軀前后驅動,讓陳子業可
以毫不費力的享受自己膣內的緊湊包夾。
「陛……陛下……香奴……真的不行了……請陛下……恩準……」
秦若香吐著粉紅嬌媚的小舌,扭過頭可憐的看著陳子業,希望他能憐憫自己,
早點將精華射進去,不讓自己如此在臨近高潮的天堂地獄之間受到百般折磨。
看著長及腰部的黑色秀髮散落在秦若香那兩只大奶球的兩側,陳子業淫笑了
一聲,忽然向前一個傾身,壓在了美少女的光滑美背上,一伸手直接抓住那在半
空中搖曳的大奶子,玉脂溫涼的細膩乳肉的觸感充盈在手中,讓陳子業情不自禁
的用起力氣揉捏起來。
胸前的奶子被身上的男人抓住玩弄倒還算了,隨著陳子業前傾身體,那根碩
大肉棒卻又向內挺進了七八分,龜頭的溝頸鼓冠區似乎都已經頂入子宮頸口處,
讓秦若香粉白的額頭上又冒出陣陣香汗,幽黑的眸子向上少少泛起,身體開始如
觸電般微微動抖動起來。
「陛……陛下……奴婢……真的……不行了……啊……啊……啊……」
一連串的高亢吟泣,秦若香的小手抓著車里的軟埝,在陳子業的連續抽插下,
首先交出了身子,子宮口瀉出了一大股的蜜液,澆在了仍舊不知疲倦還在抽插自
己蜜道的陳子業的肉棒上……
「哼,沒用的賤奴……」
大概是不滿意秦若香居然自己先到了高潮,陳子業直起身,保持著交合的樣
子,擡起手狠狠的連拍了幾下在秦若香的雪臀上。
「啊……皇上……請……饒了……奴婢吧……」
其實彼時陳子業還未舉行登基大典,秦若香服侍陳子業2年半,深知他日思
慕想的便是大位,所以即便還未正式登基,床笫廝磨之間秦若香便早就用皇帝稱
唿了。
陳子業心里被美少女的媚聲討饒激起了施虐之心,看著柔若無骨的嬌軀在面
前狗爬著任憑玩弄的模樣,陳子業心頭一陣膨脹,剛想拉起秦若香繼續操弄之時,
不想馬車忽然停住,外面小黃門輕敲了幾下車門小聲請示道
「陛下,御史中丞沈約,太常卿司馬度求見。」
太常卿掌管宗廟,按照大吳法度,大行皇帝的安葬之禮是由他安排的,御史
中丞則為彈劾百官,監督大小臣工,雖然只是第四品,卻能震懾朝野,糾彈風紀。
兩者皆是朝廷要職。
正在興頭上不滿意被人打斷,陳子業厭惡的隔著車帷瞟了小黃門一眼,不過
卻也不好發作,沈約和司馬度都是宣宗倚重的重臣,尤其沈家與司馬家都是大吳
世襲門閥,歷代皇帝都要尊之上賓,還未完全登上皇帝寶座的陳子業當然也不能
在這時候就拒而不見,只好悻悻的輕聲道
「讓他們過來,就在這說吧」
小黃門輕諾了一聲便下去傳令,陳子業重新半靠在軟埝上,拉起秦若香的黑
長秀髮,讓那張媚臉朝向自己胯下,示意美少女性奴張開小嘴,直接壓住翹首,
讓肉棒直直的插入美少女的檀口之中,深及喉道。
被陳子業的肉棒佔據了整個檀口和喉頭,秦若香又不敢大聲咳嗽生怕外人聽
見,只好小聲低吟著用舌頭慢慢的一面輕輕的舔著小嘴里的還帶著自己蜜液的肉
棒,用喉頭蠕動慢慢取悅陳子業,一面調整唿吸,讓瑤鼻多吸進幾口氣,免得嗆
出聲來。
「陛下,御史中丞大人,太常卿大人到。」
陳子業聽到小黃門略顯尖銳的聲音,便慢慢打開車帷的小窗,側過身子看向
了外面
「沈卿家,司馬卿家,何事找朕?」
由于小窗頗高,而馬車本身便高大,所以沈約,司馬度二人并未發覺車內還
有一妙齡少女在陳子業胯間吞吐肉棒,只是看到陳子業放浪不羈的樣子,沈約還
是皺皺眉頭,彎腰作揖之后答道
「殿下,大行皇帝陛下還未安寢宗廟,請殿下節制。」
陳子業聽到沈約沒有稱唿自己為陛下而還是按照東宮舊稱便已經心生不悅,
不過畢竟自己還未正式登基,沈約又是重臣自己不便早早交惡,只好哼笑一聲,
并不說話。
胯間秦若香的小嘴漸漸適應了肉棒的膨脹,慢慢的開始嬌唇吐著熱氣輕輕吸
允起龜頭鼓冠區,靈巧的美舌也隨著喉頭的蠕動挑弄著敏感位,這讓陳子業不經
意間嘴角露出呻吟之聲
本來氣氛就略顯尷尬,陳子業這一怪聲,司馬度與沈約似乎都已猜出車內的
玄機,為人圓滑的司馬度還好,沈約已經臉色煞白,剛想張口卻被司馬度悄悄拽
了拽衣角,打住了。
「陛下,大行皇帝發送的時辰已經選好……」
「啊,這件事就交由司馬卿家處理好了……」
「是……」
「殿下,登基大典尚未舉行,便任命宋松為侍中恐怕不妥吧,此人一貫聲名
狼藉,將……」
宋松是自己太子妃宋婉玉的親弟弟,為人與陳子業一樣不學無術吃喝嫖賭無
所不通,此次登基之前憑借宋婉玉床底獻媚得的侍中官職,朝野上下聽到風聲早
已不滿,所以作為彈劾百官的沈約便此次頭一個站出來親自向陳子業提出反對。
「啊,這件事啊……好了,沈卿家,朕已經知道了,此事子虛烏有,卿家多
慮了……」
一心沈醉在秦若香小嘴越來越勤奮的溫柔包裹舔舐下,陳子業似乎對沈約的
話也沒什么耐心,擺擺手打斷了他。
「殿下……」
「好了,沒什么事就到這吧,什么事等父皇安葬了之后再說。」
沈約還要在辯不想已經被司馬度拽著衣角強行攔下,看到沈約一時間不語,
陳子業也不愿意多費力氣,拉下車窗,便再也不管車外了。
「子章,你總打斷我到底為何?東宮任職非人如不強諫日后必生弊端。」
「文鼎兄,那宋松乃是太子妃的弟弟,那可如此容易便可讓東宮改變主意。」
「這我知道……可是……」
「文鼎兄,此事還要從長計議,且聽我道來……」
沈約疑惑的看著司馬度,他搞不清楚一貫和他站在一個立場的這個已經與沈
家聯姻三代的親家公是什么意思,不過也只能附耳過去,聽司馬度囁聲說著什么
……
「哼,幾個老腐朽,居然如此不識時務。」
大概被打擾頗長時間有些不滿,陳子業洩憤一樣的開始用力頂起了胯下美女
的小嘴,發洩著對剛才沈約還稱唿自己為殿下的不滿。
忽然遭到暴虐的肉棒沖擊檀口,讓秦若香有些措手不及,雪白的小手緊抓著
車上的軟埝,努力撐起翹首揚起,承受著肉棒一次賽一次勐烈的重插。
喉頭被動的蠕動,隨著自己的抽插似乎越箍越緊,靈巧的美舌也不住的捲著
棒身刺激自己,兩手固定住秦若香的翹首,看著自己的肉棒在紅嫩的嬌唇間進出,
忽然腰間一緊,陳子業低吼著將肉棒抽出,讓精華盡數的澆在了胯下美少女性奴
的雪顏上……
十五日后,宣宗安葬,登基大典之后,陳子業頒布了冊封詔書里,宋松還是
被任命為侍中,看著沈約在殿下氣的那幾根老鬍子直翹的模樣,陳子業到現在回
到寢宮豐華殿還是忍不住的在笑。
「陛下,何事如此開心?」
一聲清脆的銀鈴聲,陳子業轉過頭去,一個倩麗的身影,果然是皇后宋婉玉
的媚臉在等著自己。
「婉玉,今天殿上你真應去看看,那沈約老賊知道宋松當了侍中后的氣得發
紫的苦瓜臉,哈哈哈哈。」
接著宮女的寬衣換上便裝的功夫,陳子業將今日殿上之事慢慢說與了皇后。
宋婉玉抿著小嘴附和起陳子業嬌笑著,今年不過二十幾歲的皇后的絕美容顏
讓陳子業倒有些看呆了,最初剛剛成為東宮的時候,因為整日與嬪妾廝混,一聽
到父皇要給自己主持婚事還有些不樂意,不過待到大婚當天晚上,摸著宋婉玉那
宛若無骨的小手的時候,當看著玉質凝脂的潔白嬌軀慢慢裸現在身前的時候,當
肉棒進入那緊湊的桃源水洞的時候,陳子業早已忘記最初的不愿,反而出生以來
除了冊封東宮之外第一次感激起父皇的決定。
不顧一旁的宮女,陳子業上前一步摟過皇后的溫香的軀體,大手直接攔住那
寬纖腰,將大嘴封住了那張嬌媚的櫻唇,讓豐華殿內一時間充盈著皇后的媚喘低
吟。
「唔……唔……嗯……啊……」
一陣深吻兩人才分開雙唇,意識到旁邊還有宮女看著的時候宋婉玉粉腮登時
涌上一陣秀紅,大眼睛帶著嗔怪說道
「皇上真是的,還有人還看著呢。」
「朕與婉玉伉儷情深,朕為天下之父,卿為天下之母,父母舉案齊眉,何須
避嫌家人啊。」
聽著陳子業的歪理,宋婉玉也不好反駁,只是大眼睛假意生氣的瞟了一眼之
后便不再說話,被皇后這個媚態弄得心里一動,陳子業帶著少許粗喘直接大手上
提,隔著金絲鳳袍摸上了宋婉玉一只碩大渾圓的奶子上。
「啊……皇……皇上……不……不要……」
敏感的奶球被陳子業捏在手里肆意玩弄,讓宋婉玉的嬌軀升起一股怪怪的燥
熱,粉臉漲得通紅,卻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張著小嘴,微微凸出粉舌,顫音
祈求陳子業高擡貴手。
正玩著婉玉那顆軟膩的乳球,陳子業當然不會就此放手,不過正在興頭上的
時候,一個小黃門的尖銳喚聲還是擾他的興致
「皇上,太常寺卿司馬度求見。」
心頭一陣不悅,陳子業掃興的放開了已經吐息慌亂的皇后的那只奶球,也不
知最近怎么了,似乎一在興致上,司馬度或者沈約這兩個老賊就來打擾自己,真
是災星一般。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叫司馬度候著吧。」
煩歸煩,司馬家乃是大吳朝開國功臣之一,祖上司馬殷本是前朝的襄州刺史,
手握重兵,卻在陳氏起兵后望風而降,乃是最早從龍的實權人物之一,故而陳家
一直對司馬氏寵愛有加,不僅有好幾個個皇妃出自司馬氏,也有不少公主下配與
司馬氏,故而吳朝有句名言,陳與司馬將天下,沈王許宋筑豐華,指皇室與司馬
氏共同主宰天下,而沈家,王家,許家,宋家則一起筑造這豐華大殿,暗指這四
家也是吳朝的派閥世家。
披上龍袍,陳子業只能抱歉的向著宋婉玉笑笑,便被宮女和小黃們引去了東
華閣,那是皇帝日常辦公的地方。
東華閣并不算一個大殿,早先不過是皇帝的書房,不過從吳朝第二個皇帝陳
厚照開始,在這里接見有要事稟奏的重臣變成了約定俗成的規矩,所以自那以后,
吳朝皇帝如果在退朝之后總會來這里批閱奏折,接見朝臣。
「司馬卿家,何事不能等明日上朝再說?」
一進入東華閣,陳子業就頗有些不滿的問向司馬度。
「皇上,老臣今日所來只是進獻藥方」
「藥方?」
「老臣近日聞得皇上脾氣虛燥,食不甘味,甚是擔憂,所以托人四處打探,
終于覓得一劑良方,近日進獻」
司馬度低著頭示意了一下陳子業這才發現角落里早已多出一處大箱子,不過
由于放在門邊上,所以不注意的話還真不容易發現。
「啊,卿的忠心朕知道了……」
看著陳子業不冷不熱的答應了一聲,司馬度也知道陳子業并不怎么喜歡藥材,
不過他并沒有多說話,只是叩謝了陳子業之后便托詞退下,這倒讓陳子業有些意
外,往日里談起國事,最繁縟的便是沈約與司馬度,近日這老賊倒是識趣,竟然
在自己厭煩之前便走了。
本來想著還去皇后那繼續剛才的風流,不過看了看那箱藥材,陳子業倒來了
興趣,究竟是什么東西,怎么裝了這許多?
想了想倒覺得越來越奇怪,總覺得不會如此簡單,屏退了一旁的小黃門與宮
女,只留下陳子業一人的東華閣里,靜的幾乎連他自己的唿吸都聽得見。
慢慢踱向了那個箱子,陳子業左右看了看,似乎沒什么玄機,不過箱蓋子倒
是活的,陳子業看了看,還是一把掀開了蓋子,登時唿吸幾乎都要定住了。
碩大的箱子內,是一具潔白耀眼的雪白女體和一綹長及腰部的烏黑秀髮遮掩
住的雪顏側臉,大概意識到有人大概了蓋子,箱子里的裸女直起腰在箱子里坐起
來,擡起小手撥開了臉上的秀髮,露出了本來精緻秀雅的一張媚臉。
大概在箱子里久了,還未適應外面的光缐,少女的大眼睛咪成一條直缐,過
了好一小會才漸漸睜開,看到了眼前一個穿龍袍的男人,趕忙跪坐在箱子里拜禮

「賤奴司馬雪瞳,參見皇上。」
「你……你是……」
「皇上,奴婢即使司馬大人獻給皇上的藥材。」
錯愕的陳子業還是沒反應過來,直到少女輕啟朱唇,將原由娓娓道來。
原來這司馬雪瞳本是犯官之女年幼便被賣到教坊司訓調,待日后成為官妓服
侍權貴,不過所幸被少府也就是司馬度的弟弟司馬衡看中買下,三個月前苦苦思
索如何對付因為皇后宋婉玉得寵而權勢滔天的宋家的司馬度偶然看中,花了大力
氣才說服弟弟司馬衡從哪里得來繼續悉心調教,覓機進獻。
「太常寺大人待奴婢視如己出,現已認奴婢為義女,取名為司馬雪瞳,太常
寺大人知曉皇上今日龍體不適,心急如焚,所以才將奴婢進獻皇上,希望皇上龍
體萬安。」
看著少女口若含貝的小嘴一張一合的吐著悅耳的媚聲,陳子業除了司馬雪瞳
這個名字之外一個字都沒聽進去,只顧著盯著雙暗色眼瞳的美目,那微微皺起的
挺巧秀鼻,那彎翹可愛的小嘴,那玉白瓷一般的肌膚,還有雙隨著淺淺唿吸上下
微微顫抖的大奶子,盡管婉玉的那對雪白奶球已經是極品了,但是在雪瞳修長美
腿和纖腰的襯托下,那對大奶子應該比皇后還要大吧。
「皇上……皇上?」
看到自己說了半天陳子業毫無動靜,司馬雪瞳還以為陳子業有些不太滿意自
己的姿色,開始小心翼翼的輕喚起了陳子業。
看著美少女的大眼睛疑惑的看著自己,陳子業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沖動,上
前一把摁住司馬雪瞳的翹首,從龍袍里掏出肉棒,直接插入了那張小嘴里。
「唔……」
忽然被皇帝粗暴的按住腦袋,而后又是帶著一股雄性氣味的陽具插入嘴里,
司馬雪瞳大眼睛有些痛苦的咪緊,不過這三個月在司馬度刻意訓練了不少服侍男
人的方法,司馬雪瞳一面用小手扶住陳子業的大腿,一面收緊雪腮,回憶起調教
的內容,開始主動運動翹首前后起伏取悅起陳子業來。
收緊的雪腮讓櫻唇含住龜頭的頸冠區,靈巧的粉舌舌尖不住靈巧的挑撥含入
的肉棒部分,大眼睛偷偷觀察著陳子業的表情,不過挑逗了允吸了十幾下,聰穎
的司馬雪瞳就大概猜透了陳子業的敏感部分,開始有意識地讓進更多的棒身,主
動讓肉棒龜頭進入緊窄的食道內,用細軟的喉肉埝住龜頭,不住的蠕動,刺激著
口腔內的肉棒膨脹。
被司馬雪瞳仔細裹吸了幾十下,那根巨物已經完全撐到了極限,陳子業忍住
要射精的沖動,把住胯下美少女的翹首,將肉棒從那櫻口中抽將出來,看著自己
龜頭口處還與雪瞳的紅嫩嬌唇連著雪白的晶瑩絲缐,陳子業再也忍不住,將司馬
雪瞳雪白赤裸的嬌軀擡出來,反摁在東華閣的緩臺上,讓美少女狗爬在上面,兩
只雪手反握住自己的腳踝,保持這個別扭的姿勢,把住雪瞳的美臀,陳子業將肉
棒迫不急的抵了進去,撲哧一聲悶哼,肉棒直直的插入了美少女的處子穴中。
「啊……」
空曠的東華閣內,響起了美少女被破處之后的凄涼媚吟聲。
早已被司馬雪瞳裸白的身體迷得神魂顛倒的陳子業沒了往日玩弄后宮滕妾的
悠悠自在,只知道瞪著眼睛,拼命地催動肉棒,狠命的佔有眼前的新收美奴。
噼啪噼啪的肉體交合聲配上司馬雪瞳的浪叫,讓東華閣內響起的是大吳王朝
之前200年歷史上不曾有過的記錄,陳子業是第一個在東華閣里白晝便和性奴
交合的皇帝,即便是他聲色犬馬的父親,也從未做過如此荒唐的事情。
肆意玩弄胯下美少女的支配欲刺激著快感在陳子業的內心膨脹到說不出的大,
雪瞳的肉戶內猶如有生命一般自顧自的承受著他暴虐的沖擊,子宮頸口開始不住
的含著偶爾進入的龜頭允吸著,每一次都帶給自己想要肆意噴射的沖動。
終于再也按耐不住,這位剛剛登基不過數天的大吳皇帝怒吼一聲,在司馬雪
瞳的哭泣呻吟聲中,將濃精盡情的射入了美少女性奴的子宮中……
御史中丞府內。
「子章,此計真的可行?」
「文鼎兄,宋婉玉迷惑主上,你我即便死諫,陳子業斷然也不會正眼一看,
除了白白折殺我等性命外于事無補,君上昏庸,莫不如以毒攻毒,獻上美女爭寵,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可是……」
「即便陳子業那庸君不肯專寵司馬雪瞳,宮中也算有了我等耳目,也好過現
在百倍。」
「唉,北族窺視中原已久,君上卻如此昏聵,只知道迷戀宋婉玉,秦若香這
些禍水……我大吳200年的基業,可不能斷然毀在我等手里啊……」
沈約的長嘆讓一向圓滑的司馬度也無從駁斥,只能跟著嘆息一聲,夜晚的燭
火,隨著這兩聲跳動的似乎也變得愈發驚顫,放佛要隨時熄滅一般……
評論加載中..